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李查德:《我听说了个浪漫故事》  

2014-09-28 18:28:59|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查德:《我听说了个浪漫故事》 - 无机客 -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译自短篇小说集《爱是谋杀》(Love is Murder),桑德拉·布朗主编,2012年出版

 

英国惊险小说作家李查德本名吉姆·葛兰特,于1954年生于英国考文垂,原本在电视行业工作,因遭到裁员而成为小说,以杰克·李奇系列而闻名。


 “一个章节,一个声音,李查德的一个故事。就此言尽。”——桑德拉·布洛克


我听说了个浪漫故事

(英)李查德

姚人杰

 

我听说了个浪漫故事。我等着杀掉某个家伙时,听到了那个故事。顺便提一句,此人也不只是平平平常的家伙。他们称呼此人为王子,我估计他是个王子。那个国家的许多男子都是王子。一个国家不只有一两个王子。许多家庭都有王子。各种各样的家庭。他们有自己自己的王子。一共有几百个。王子如此之多,其中有些人就是二十五岁的混蛋。他,就是那种王子,也是我的目标。这个年纪轻轻的混蛋。他将会坐在梅赛德斯大轿车里现身。他将会从后座中走下来,踏出大约十步,走到宅子的游廊上。游廊应该像万豪酒店前的那样,但尺寸更小。你会在酒店前的那块地方走下接送巴士。只是他们把游廊建得太小,汽车不易停。我猜测着应该是为了给住客遮太阳。也许是为了防范动物。因为,顺便提一句,这儿是印度。此刻是正午,到处都酷热难挡,光线亮得无法直视。但这个家伙会走向这处游廊。游廊有一部分被墙围着。一等到我确认目标在以稳定的步伐移动,我就得扣准时间,那样第一步是我揿下按钮,第二步就是目标冲向游廊有围墙的部分,当然啦,炸弹安装在围墙那儿。所以说,这就是件揿下按钮的差事。一个人干起来容易得很。当然除了一点,他们派了两个人来。可话又说回来,他们总是这么安排的。没人单独行动过。你去看电影,见到影片里的角色一直独自行动?显而易见,他并非总是一个人,因为他面前有个摄影师呢。否则,你不会看见那个角色,也不会有电影。最少会派出两个人来执行任务。对于我们就是这样进行的。两个人。假如你是个狙击手,你就得叫另一个人为观测手。只是,我并不是狙击手。这是件用炸弹的差事。我不需要观测手。但他还是在场。大概是中情局的人。他在与我说话。好像必须由他来批准这次暗杀,由他给予准许。也许他们是不希望出现任何无线电混乱的状况。于是他们安排了这个男人待在我身边。正对着我的耳朵。大概他知道这辆梅赛德斯轿车还在一段路之外,因此还有一段时间,所以要过段时间后才需要他的批准。不管怎样,我们能看见道路。我们肯定能看见最后一百码的路面。转弯之后的路面。我们会望见几英里之外卷起的尘土团。而我们此刻还没看见半点尘土,所以这个家伙还有时间说话。他说起我们如何为了干掉这个王子而跑到大老远的地方。他安排了整个方案。他告诉我事情基本上是怎么干的。顺便说一句,这事并不复杂。只是几件相当简单的事儿。这几件事必须全都完成好,然后,我们就会得到正面的结果。显然,有一条线是派姑娘使美人计的老办法,那部分也进展得挺好。这些就是另一个家伙告诉我的事情。因为他看上去负责计划中与那姑娘有关的部分。他是头头。是他派出了那名姑娘。这明摆着关乎于选择。要正确判断任务,派出最适合的姑娘。他就是那么做的。我不认为他的选择缺乏自信。问题在于,依照他的职业判断,最适合这份差事的那姑娘同时也是他深爱着的宝贝,这显然将他置于困境。他必须派他深爱的姑娘去战斗。这场战斗也用不上枪支与炸弹。他的女朋友将会使用的武器要私密得多。就是那种你来我往。这人显然也明白。他是头头。顺便插一句,我不是讲他创造了这种做法。我是说,他是目前全球最顶尖的高手。他是领头犬。要预测这个男子并无难度。他总是做出正确的举动。他是个专业人士,把自己的国家放在首位。姑娘去行动了。显然干得很出色。两周之内,目标就坐着梅赛德斯驶向了这座宅子。她很用功,明摆的。两周是相当短的时间。在两周内获得正面的结果,这可不寻常。正面,是说我依然得要揿下按钮。我也是一条线。我是最后那条线。我要做的就是揿下按钮。假如目标现身的话。目标之所以现身,是因为另一个人的女朋友。她一定是各种事都干了。那人知道。这些姑娘就是那么做事的。但那男人有点儿拒绝相信。他那样说给我听。他说他女朋友的情况不一样。兴许她没有做那些个事。也许她做了。在我看来,他没能完全说清楚。他女朋友知道他明白那是关键环节。于是,她照规矩做了。她送来了目标,我等待着揿下按钮,顺便提一句,按钮在手机上。我们如今就用手机。他们建造了整个网络,就是为了让我们炸掉东西。电讯网属于私人资产。网络服务提供商们能接受投诉。用无线电的话,你就没地方投诉了。如果哪儿出故障,你耸耸肩,第二天再试过。但是假如有个人的电话拨不通,他会去投诉。他投诉得真的很有阵势。也许他在做一些十分重要的事。于是通讯公司保持一切运行正常。唯一的障碍在于时间差。你拨打出一个电话,到电话铃声响起会有段时间。讯号沿路要经过各种各样的信号塔与电脑。各种各样的技术管理。延迟可能有整整八秒,所以关键在于扣准时间。我必须判断目标的步子,这样我可以在目标抵达他走向的地方的八秒前揿下按钮。这些都要等目标坐车抵达。车都还没影儿,因此男子有时间来说话,他确实说了,内容大多关于这个姑娘。她与他住一起。显然,姑娘与王子在一起的两周里,他与姑娘没在一块,这是整段对话的要点,他的长篇大论其实就是在试图说服我,说他心无芥蒂。他心无芥蒂,姑娘也不介怀。这就是块雷区。但据说两人都不介怀。这就是那男人试图说服我相信的事情。在我俩等待的时候。顺便提一句,最后发现,等待时间足足有一小时。足足一小时。我俩早了一小时部署就位。证明了这男人打算好了用这段时间来闲谈,因为是他起草了整个日程表,又是他在讲话。关于这个姑娘。这个姑娘是个天使。我准备相信这点了。这男人是个强硬家伙,容忍不易。然而他告诉了我两人一起做的所有事情,我忍不住相信他俩一起度过了快乐的几年。他俩不再做刚坠入爱河的情侣干的事情,但他俩也没再做相处已久的情侣会干的事情。他俩做着很平常的事情,快快乐乐,也许仍会稍微尝试些新鲜东西,与有些相处很久的情侣一模一样。我信服了。描述令人信服。当时我确信这是真的。显然是真的。到了最终,许多人自己看透了。但是往前看的话,也是有可能的。我相信了那个男人。他派姑娘去引诱王子。两人的上个周末过得逍遥开心。他和姑娘都安之若素。他不介意,姑娘对一切也不介意。于是,两人接受了任务。周一早上,姑娘出发。应该是那样。他是头头,她是派遣出去执行任务的女孩,两人之间应该没有联络。一点也没有。从组织上来讲,她现在与他完全断了联络。她离开了。她也许不会回来了。因为有些姑娘就没回来。有人丢了性命。因此才有了协议。不准卷入个人感情。他俩到现在为止一直在假装,但现在他俩将要不得不来真的。只是,他俩并没照规矩。他俩偷偷见面。此举是十分不专业、根本不该发生的事情。它会彻底搞砸所有事。它是双重厄运。姑娘再也推诿不了,他的掩护身份曝光。然而,他俩成功了。不止见了一次面。两人共见了五次面。在两周内。十四天里见了五次面。那是相当高的比例了,距离二分之一不远。要离开挺长一段时间。姑娘的表现堪称奇迹。她在两周内完成了任务,还有一半时间花在与原先的男朋友共度上。这位男朋友正在跟我讲述这几次探视的情况。那又是违反纪律的事。我说,我是什么人?他应该要求我出示证件。可他没有,这表示他以为我只是某个无关紧要的愚笨男人。这挺讽刺,因为我其实与他一样。实际上,我与他一模一样。我也是名政府特工。在每个方面都与他一样。除了我没有女朋友这点。他是有女朋友的那位。他有在探视她。第一次时她状态挺好。她刚刚遇见了王子。他们仍旧在相敬如宾的阶段。第二次见面时就没那么好了。她与王子已从相敬如宾的阶段进入下一阶段。二十四多个小时后,王子就已经干出那种事了。那是完全清楚的。但我们这儿谈论的是国家安全。最高级别的那种。你在印度炸死某个人,稍后就免除了许多麻烦。你也许拯救了世界。显然,这名男子和他女友那样的人必须相信这套说法。或者,也许在他们加入之前,他们就已经相信了这套说法。也许那是他们千方百计要找那些工作的原因。因为他们相信某些说辞。他们相信世上有一些比他们自身更重大的东西。正因为这个原因,姑娘回到了王子身边,甚至在第二次见面之后。我们可以猜测她在做些什么,因为第三次见面到来时,姑娘的状态很差。王子没有殴打她。这并非肉体上的折磨。王子也许根本没做任何事。他可以是完全天真和毫无经验的。他可以是少有需求的。有很多可能性。但是,她必须以十分恭顺的方式来满足他的需求。无论他们是什么人。她必须笑脸盈盈,卑躬屈膝,好似她是全世界最快乐的女孩。从心理学上来讲,这是一种紧张状态。她过得很煎熬。可她还是回去了。她坚定地要完成任务。她就是那种人。当然,这让头头处于一遍遍循环无休的论证之中。他阻止不了他深爱的女孩,因为假如他阻止得了,他就不会爱上她了。她会坚持要去执行任务。他会坚持让她去执行任务。国家安全是件十分紧要的事。这些人相信那种说法。他们必须相信。于是,她去执行任务。她不断地回来。第四次见面时,她似乎更坚强了。第五次见面时依然更好。她现在控制住了局面。她在执行任务。她像个刚刚赢得冠军腰带的拳击手。他自然内心受伤,但不严重。她就是那样的姑娘。她会送王子过来。她是毫无争议的世界冠军。她差不多完成使命了。她即将回家。除了一点,也许那名拳击手受伤严重,比假装得更严重。兴许她就是那样。兴许她疲惫了,但她就差一步了。于是她在你面前假装。她可以回来。于是她回来了。但是她的假装中有部分是夸大其词。她会送王子过来,但那不会是容易的活。不像她假装的那样。她将不得不提供诱因。她没有向你提起这个细节。因为她在夸大其词。她告诉你说情况好得很。她控制住了局面,但并非完全如此。她隐瞒了情况,所以你不知道。然后,你看着几英里外卷起的尘土团,你等待着,随后梅赛德斯绕过转弯处,最后一百码;那是一辆昂贵的豪车,但车身灰尘仆仆的,刚好停在它应该停靠的地方,有人从后座出来。他像个猪头三一样将身后的车门敞开着,迈步离开车子,仿佛他是世界之王,我早已在给他估算时间。他在保镖的护卫下匆匆走着,实际上速度比看上去来得慢,但我已经了如指掌,我知道具体何时要揿下按钮。接着姑娘跳下车,跟在他后面,好像掉下了皮夹子之类的东西,耽搁了一阵,我觉得她正是那么做的,因为她用身体语言表示着道歉,露出某种“我真是个笨蛋”样式的表情,然后她追上了王子,她深情款款地挽住他的胳膊。说句实话,几乎是兴奋的样子,你随之意识到,她向他许诺有特殊的款待,诱使他来到那儿。大概是在某间客房里。也许是某些他以前从未干过的事。两人像学校里的孩童一样咯咯笑。他们蹦蹦跳跳地向前走。他们走到了那个你必须揿下按钮的位置。到了此刻,批准的环节被严重地搞砸了。我们对着彼此说着含糊不清的话。但我们知道一件事。国家安全十分紧要。它比我们俩都重大。我俩相信那套说辞。我必须相信。于是,我揿下了按钮。我的时间扣得相当准。没有理由不会准。我对于估测速度与方向,丝毫不缺乏自信。八秒钟。爆炸之时,两人刚好与墙壁同一高度。两人都是。这便是那个浪漫故事的结局。

  评论这张
 
阅读(17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