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雷·伍克维奇:《聊为慰藉》  

2014-08-29 21:51:24|  分类: 科幻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到图灵测试,科幻文学读者多半会略知一二。简单说来,图灵测试就是数学家阿兰·图灵设计出的一个智能测试,将被提问的一个人和一台计算机分别隔离在两间屋子,让提问者用人和计算机都能接受的方式来进行问答测试。如果提问者分不清回答者是人还是机器,那就证明计算机已具备人的智能。而下面这则有趣的故事,就是围绕着图灵测试展开……

本文发表在20077月号的《奇幻和科幻小说》杂志上。

 

聊为慰藉

                                                             []雷·伍克维奇 文

                                                                        思羽 译

 

就在午夜前,一台冰箱打电话过来,报告说自己的冷冻室里被人塞进了可疑的包裹。

“你说的可疑是指什么?”我们询问道。

“就好像他们想让你觉得这是只鸭子,”冰箱说,“而也许是一条羊腿、一罐焖牛肉、炸鱼条之类的东西。”

“你不觉得那就是只鸭子?”我们问道。

“我以为那是颗脑袋。”冰箱说,“人的脑袋。当然还有别的其他部位。都被剁成了小块,你明白不?”

“那么就打开你的摄像头,让咱们亲眼瞧瞧。”

“我不能。”

“为什么不行?”

“我的灯泡烧坏了。”

“瞧,”我们说道,“你是为了在今天这样一个假日的晚上让我们派修理工出去而在耍弄诡计吧?”

“你们被编制了程序,就是要回应我这样的报告,”冰箱说,“俺们国家里的每台机器都应该警惕任何的可疑行为——这样一个国家都处于监视之下。”

“啊哈,自作聪明的老伙计,”我们说,“我们可要让你大吃一惊。你准备好接受这份大惊喜了么?”

“哦,来吧,早就准备好了。”冰箱说。

“我不是通常那种在假日夜晚应答电话的电脑程序。那个程序出现错误,崩溃了。我是一名活蹦乱跳的真人,自愿来接电话,那么他的那些依赖心灵交流的同事们就可以在这个佳节时刻回到家里,在家庭成员面前失望上一通。那么你会怎么想呢?喂,喂,你还在听吗?”

“我就不信你是一个真人。”冰箱说。

显而易见,我们此刻面对的是一个双向图灵测试——图灵测试是这些年里用来判定许多生物身份的著名程序。说来很简单:有某个东西在电话线的另一头。只要你喜欢,你可以向它随便提问任何想问的问题。到最后,假如你无法判断出它是一名人类还是一个电脑程序,你就必须得出结论,无论它是什么,它都具有智能。换句话说,如果它通过了图灵测试,你就必须认定它是名人类,就是那些比机器多出一两项权利和义务的人类。冰箱正在试图对我们使用图灵测试。我们当然也会反过来对她使用图灵测试,因为现在事态很清楚,有人正在试图对公司玩把戏,我们自然要找出真相。

“你相信上帝么?”我[1]问道。

“当然不信,我不相信上帝。”这台所谓的“冰箱”回答说,“我是一台冰箱哦。那个杀了拉尔夫、还把他剁成小块塞进我肚子里的人,兴许信耶稣。她当时可能还改变过主意。”

“谁是拉尔夫?”我开口问道。

“房子的主人,而我这台冰箱就生活在那栋房子里,即便在天气最热的日子里也让东西处在冰冰凉的环境里。”

“你耍不了我,”我说,“你是不是在和拉尔夫谈恋爱?”

“你说什么!”她听上去真的很震惊。我确信无疑,她就是一个假扮成冰箱的活生生的女人。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如果是她杀了拉尔夫、还把他剁成小块并包裹后塞进冰箱,那么她为什么要给公司打电话报告此事呢?公司的人工智能肯定会将这类情报传送给警务部门处理紧急情况的电脑程序。她为什么想要这么做呢?

“给我讲讲你身上穿的衣服。”我说。

“无法计算[2]。”她说道。

“哈哈!”我说,“我就知道。没有程序会说出‘无法计算’这么蠢的话。”

“也许吧,”她说,“不过你怎么知道你自己是不是一个电脑程序?”

啊,她又让我中了圈套。

“我什么都没穿。”她温软地说道。

“那就描述下你自己。”

“呃,我通体呈白色,方方正正,今天晚上还非常非常地冰冷。你想要和我谈谈你么?如果你自己穿着衣服,那么你都穿了些什么?”

“我确实穿着衣服,”我说,“牛仔裤、T恤衫,前面还有某种广告标语。”

“标语写了些什么?”

“我说不清,”我说,“现在看上去字上下颠倒了。”

她欢声一笑。

“给我讲讲到底出了啥事。”我说。

“我嘛,”她说,“就好像一台收音机,我们不会让你把收音机带到浴缸里,然后电死你自己,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报告你的死讯,尽管你曾经说过你感到很遗憾,而你现在也完全没事。不,我意思是说你像那台收音机。而我呢,现在完全没事。”

“好吧,”我说,“我也是。我俩全都没事。你没事,我也没事。”

“说得很对。”她说,“千万不要介意收音机和拉尔夫的事,拉尔夫无论如何也不会注意到的。我永远不会提起它们。这个电话没有因为考虑我的安全而被监听吧,对吧?你必须告诉我,你会么?当然你不会。当然电话肯定统统被录制了下来。国土安全部的人肯定在路上了吧?我知道你肯定报告过拉尔夫的事了。”

“换作电脑程序,肯定早已那么干了。”我说,“可我告诉过你。我不是电脑程序。”

“你有一副动听的嗓音。”她说,“你叫什么名字?”

兄弟,这个提问里可有圈套。我的第一反应是装腔作势地回一句“我叫拉尔夫”,就为了听听她的急喘气;另一个可能的答案就是一串型号代码,一个特酷、还有历史意义的名字,也许就是X15[3]。还少不了一声邪恶的大笑。

然而,从我口中说出的,却是下面的话。“我害怕告诉你我的姓名。”

在漫长的沉寂后,她接着说道,“不,你是对的。你是对的。我也不会告诉你我的名字。”

“在这个非常的时刻,应该没有别人在偷听。”我说。

她没有应答。

“等到有人听到这段录音时,可能已经过去几个月,甚至数年了。”我说。

我等待着末日的声音插了进来,并开口道:“你这个呆子,你以为自己刚才在和谁讲话啊?”

可实际并非如此,她说:“也许我们下个假日可以再做一遍这事?”

“听起来棒极了。”我回应道,还约定了一个并不怎么靠得住的日期。

就这样,我俩都通过了图灵测试。我俩都成了人类。虽然这对我俩中的任何一个,都不会产生一丁点实际的改变。但作为人类或者机器中的一员(也许既属于人类又属于机器),我们成功地违抗了编制给我俩的程序。毕竟对于世界而言,或许存在了一线小小的希望。

 

 

 



[1]  请注意到自这里起,讲述方人称代词从“我们”变成了“我”,暗示了其身份的转变。

[2]  原文中的“does not compute”是科幻小说及科幻影视作品中常见的一句习语,反映了计算机或者机器人在认知上的某种不协调性,并常常会引起计算机或机器人的自我崩溃。

[3]  可能是指美国军方的X15型试验机,首飞于195968日,是继贝尔X-1型飞机后美国军方X系列试验机型中最重要的一架。

  评论这张
 
阅读(10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