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曾经为贼》  

2014-07-13 16:4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为贼》 - 无机客 - 乃鼎斋

 

曾经为贼

 

〔美国〕比尔·普洛奇尼  杰弗里·M.沃尔曼 文

无机客 译

 

此刻是凌晨四点钟时分,清幽幽的月光照耀着,我站在一棵大橡树的树荫下,正考虑着要偷走一辆汽车。提醒你一句,那可不是随随便便的某辆汽车,而是一辆美极了的三升排量兰斯洛特Ⅱ型轿车,就停在不到一个街区之外的偏僻停车道上。那条街道上荒无人烟,乌漆墨黑,形如一条橡树构成的隧道,房屋都坐落得稀稀疏疏。正如我们所言,那儿是一处完美的偷车地点。

可我仍旧仅仅在考虑。偷车一直是我成年后大半人生中所干的营生;我的另一半人生则是在国家设立的各种“度假地”度过的,建立那些地方是为了照顾和留住我这类的人物。假如我继续依从自己的一身手艺的指令,再次被警察逮住——这么说吧,不久前我从州立监狱被假释出来时,临别时塞尔寇克典狱长的话语仍然在我的心中回响:

“肯顿,你是个窝囊废,是监狱里的常客。尽管我很讨厌这么说,但恐怕不久后你又会回监狱了——下一回会住得愈加久。”

不过,到现在为止,我一直走的是正道。在假释官芬尼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一份值得干的工作,在牧场卡车服务站当中班洗碗工,还在通宵保龄球馆上租了间房;我这样子省下公交车票钱,很快就买得起彩色电视机了。然而,也许我不应该节省车票钱,因为走路上班的缘故,我每天早上都会路过那辆兰斯洛特轿车。每天早上,我发觉要继续往前走而不把车开走变得越来越难做到。

你得要亲眼见到那辆兰斯洛特才能欣赏到它的魅力。优雅漂亮的线条,车内装饰全是真皮,压纹天鹅绒的车门内饰板,汽车控制台内装有短波收音与磁带播放两用机,还有车载空调以及其他设备。把车开到“老实杰克”的汽车大超市,在那儿获得全新证照,并最终送到某户全新的主人家中,那该会是多么愉快的事啊,我想到这里就手掌发痒。

呃,我仍然在试图下定主意——是偷走兰斯洛特轿车,还是再坐一次牢——这时有个少年出现了。他走在轿车过去一段路的人行道上,步态有点鬼祟而笨拙的味道,贼头贼脑地环顾四周。当他走到停车道时,他快步窜到兰斯洛特轿车停泊的地方。借着月光,我可以清楚地看见他——年纪轻轻,身材瘦削,一脸害怕的模样,一身黑衣服——我也能看见他一只手里攥着的弯铁丝。

我认出了他的神色与弯铁丝。许多年以前,我第一次盗车时,脸上也是那样的神色,手里也拿着那样的弯铁丝。那次冒险令我踏上犯罪的不归路。我看见少年在司机那侧的车门旁弯下腰——我知道自己必须要阻止他。我还未来得及考虑这一决定是否明智,就已经悄无声息地快步离开橡树,沿人行道往前走。

少年正全神贯注地操纵那根原本是衣架的铁丝,探入兰斯洛特轿车的翼窗,以至于他根本没听见我说话。我从他背后轻轻走上前去,一只手重重地落在他的肩上。“小青年,”我低声说道,“你有麻烦了。”

他转过身,一脸畏缩的模样,“你——你是谁?”

“特别公民巡逻队的斯坦尼斯劳斯基警官,”我说,“我的工作就是看好这片富裕的社区,确保没人会偷走属于纳税人的车辆。”

“你——我没打算偷走这辆车。”

“你或许是在找一处地方小睡片刻?”

“我只是挺中意兰斯洛特汽车,就这样。”

“那么我就明白了。”我说,“但事实仍旧存在,你被我抓了个现行。我责无旁贷,要抓捕你。”

“开什么玩笑啊,先生,”少年说道,“我有个寡妇老妈要养,要是我被逮捕了,我会没了那份工。”

“寡妇老妈?”

“还有个妹妹。”他说。

“好吧,”我说,“那样情况就不同了。”虽然我有时也用过这样的说辞,但他的模样像是个正派的孩子,只是稍稍被坏念头迷惑住了。

“你的意思是,你会放我走?”他说。

“为何不呢?我也曾经养过寡妇老妈。”

“谢谢,先生——多谢你!”

“你永远不会企图偷车了吧?”

“永远不会了!”

“那么你现在被缓刑释放了。”我说道,松开了他的肩膀。他向我浅浅地咧嘴一笑,后退了两步,接着转过身,跑到停车道底,沿着两侧树立着橡树的人行道跑进视野之外。

我望向房子,看看有没有人被吵醒,但四周依旧昏黑静谧。接着我看了下那辆兰斯洛特轿车。我的手掌又开始发痒,我感到肚子深处有点发软。我开始哆嗦。兰斯洛特轿车是如此富有光泽,如此漂亮——

我突然之间意识到,我阻止那位少年并不只是出于善心,我予以干预的部分原因是他即将盗走兰斯洛特,我的兰斯洛特。我那会儿知道自己必须拥有这辆车。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那股冲动太过强烈。有些人生来是写书的料,有些人生来是为了塑造世界命运;我生来就是个偷车的。这种难以避免的宿命容不得否认。

少年把那根由衣架弯折成的铁丝留在了翼窗内。我摸住铁丝,简直是怀恋的感觉,随即就操纵起来。我的手指依旧留着昔日的魔力。车门在我下手后悄无声息地打开,我坐进方向盘后面,手掌抚摸着柔软的真皮内饰。“老实杰克”会爱死这辆车子的。他很赏识第一流的好车。他只会给北美与欧洲最好的赃车新证照。

我俯身到仪表板下面,开始将点火器的电线接在一起。我不需要电灯——高明的手艺人主要靠触觉来工作。短路点火一成功,我就会钻出来,将兰斯洛特驶入街上。然后——

车门突然被人打开,一道手电筒明亮的白色光束照入兰斯洛特车内。我坐起身,眨着眼,听见一个很有威严的高昂嗓音说:“不要乱动。把你的手放在我能看见的地方。”

我把双手放在他能看见的地方。手电筒光束的亮度稍微降低,在那朦胧的光线以外,是一名穿着睡裤的大个子。他的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把自动手枪。他握得非常稳。男子说道:“看来,你是在打算偷我的车,对么?”

我顺从地叹气承认。在眼下的处境下,企图虚张声势是毫无意义的;我人赃俱获地被人逮到。“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冲动,”我说,“我从来没能控制住冲动。”

“换句话说,你是个职业偷车贼?”

“改过自新的职业偷车贼——直到刚刚才破戒。”

“我也这么觉得。”男子说,“我看见了你吓走那名少年,接着以迅速娴熟的手法打开了这辆车。”

尽管我的处境不妙,我还是感到有些自豪。“你怎么知道这儿有事发生?”我问他。

“我正在冰箱里找吃的,”男子答道,“我碰巧透过厨房窗户见到那少年走上停车道。我拿起手枪,从后门走出来,而那时候你在这儿与少年说话。我晓得你不是你所宣称的身份,于是我就躲在灌木丛里看看你要干什么。”

我再次叹了口气。本地警方与假释委员会会理解我那种生来就有、难以控制的冲动么?不知为何,我认为答案是不;他们在过去也无动于衷。好吧,也许塞尔寇克典狱长可以安排我住回以前的牢房。那间牢房里可以清楚地看见放风场地。

 

以上的事发生在三个月前,我简直不敢相信随后我所遭遇的经历。我住进了一栋时髦的公寓大楼,有了彩色电视机与自己的汽车——不是兰斯洛特轿车,但也是质量有保证的好车。而多洛芮丝,我前不久在公园里邂逅的一位体态丰腴的金发美人,已经答应在她的离婚手续办完后成为哈罗德·肯顿太太。

我人生中头一次每件事都顺顺利利,尤其是因为我如今能够以一周六次的频率来从事自己天注定的事业——撬车,还是北美与欧洲最好的名车。太幸福了,难以形容的幸福。哦,我每撬开一辆车的收入比不过从“老实杰克”那儿拿得的钱,但我必须从数目庞大和有组织的角度来看待这项工作,更不用说安全的角度了。

我知道你们在想些什么:兰斯洛特的车主恰好是某个大型赃车贩卖团伙的首脑,而他喜欢我的作风,接纳我入伙。

但你们大错特错了。以下才是最妙的部分。您瞧,我如今干的工作完全合法。兰斯洛特的车主是这个社区里最受尊敬的公民之一,是位精明的生意人,他见到我偷车时就看出了我的天赋。他名叫波特,劳伦斯·D.波特,经营着波特抵押收回公司。我们只为那些最优异的银行和新车经营商工作,在文件出错或汽车贷款出现违约情况时为他们服务。

正如我的假释官芬尼说的那样:“假如霍雷肖·阿尔杰的成功故事果真存在的话,那么这就是它的现代版本。”

  评论这张
 
阅读(10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