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失踪疑云 下  

2014-03-04 20:2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晨两点,我被音乐声吵醒。

我侧耳聆听。是的,有人在楼下的钢琴上弹奏艾米莉最喜欢的奏鸣曲。

我双脚踏进拖鞋里,穿上了睡袍。我在过道里打开了电灯。

钢琴弹奏声戛然而止时,我走到楼梯中间。我继续走完楼梯,在音乐室的房门外停步。我将耳朵贴着房门,毫无动静。我慢慢推开房门,向里面张望。

钢琴后面没有人。然而,钢琴上面有两根蜡烛在支架上摇曳烛火。房间里感觉冷飕飕的。相当之冷。

我在几块帘布后面发现了凉风的来源,于是合拢了通往露台的那对法式门。我吹灭了蜡烛,离开了音乐室。

我在楼上的楼梯口遇见了布鲁斯特。

“先生,我以为自己听到了钢琴弹奏声,”他说,“是你在弹么?”

我在睡袍上擦拭了手掌。“当然是我。”

“先生,我以前不知道你会弹钢琴。”

“布鲁斯特,对于我的事,你有许多事还不知道呢,而且永远不会知道。”

我回到卧室,等了半小时,随后穿上衣服。在室外明亮的月光下,我走向花园里的棚屋。我打开门闩,开启电灯,察看了园艺工具。我的目光落到墙上架子上的工具。

我拿下来一把长柄灌溉开沟铲,敲下铲子顶端的一点干涸的泥巴。我把铲子抡到肩膀上后,就启步走向小山谷。

我停下脚步、重重地叹气时,已经差不多到小山谷了。我摇摇头,回到了棚屋。我把铲子放回架子上原来的位置,关掉电灯,回到床上。

第二天早上,米莉森特在我吃早餐时突然来访。

“艾伯特,你今早上感觉怎样?”

“我已经感觉好多了。”

米莉森特在餐桌旁坐下,等着布鲁斯特太太为她端上咖啡。

布鲁斯特太太同时拿来了早上的信件。包括了一些广告传单、几张账单和一只寄给我的蓝色小信封。

我检查了信封。上面的笔迹看起来很眼熟,信封的香味也是。邮戳是城里面的。

我撕开了信封,掏出一张信笺。

 

亲爱的艾伯特:

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思念你。

我会很快回家的,艾伯特。很快。

艾米莉

 

我把信纸塞回了信封,然后一起放进衣服口袋。

“还好么?”米莉森特问道。

“呃,什么?”

“我想我在信封上认出了艾米莉的笔迹。她有没有说自己何时回来?”

“那不是艾米莉的笔迹。是我在芝加哥的婶婶写来的信。”

“我不晓得你在芝加哥有位婶婶。”

“米莉森特,毋庸置疑。我在芝加哥确实有位婶婶。”

那天晚上,床头柜上的电话响起时,我躺在床上,人却醒着。我拿起了话筒。

“你好,亲爱的。我是艾米莉。“

我过了五秒钟才应声。“你不是艾米莉。你是冒名顶替的。”

“唉,艾伯特,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呢?当然是我。艾米莉。”

“你不可能是艾米莉。”

“为什么我不可能是?”

“因为。”

“因为什么?”

“你从哪儿打来电话?”

她笑了出来。“我觉得你会惊讶的。”

“你不可能是艾米莉。我知道她在哪儿,她不可能——不会——就为了说声问候而在晚上这个时间打电话来。现在已经过午夜了。”

“你觉得你知道我在哪里么,艾伯特?不,我再也不在那儿了。那儿是这么不舒服,那么的不舒服。于是我离开了,艾伯特。我离开了。”

我抬高了声音。“该死的,我能证明你仍旧在那儿。”

她笑了出来。“证明?你如何证明那样的事,艾伯特?晚安。”她挂上了电话。

我翻身起床,穿上衣服。我走下楼,绕道进入书房。我给自己倒了杯酒,慢慢地酌饮,喝完后又倒了一杯。

当我最后一次看手表时,时间差不到到凌晨一点。我穿上一件轻薄茄克衫对抗夜晚的寒意,径直去了花园的棚屋。我打开门,开启电灯,从架子上拿下长柄铲子。

这一回,我一路不停地到了小山谷。我在一棵硕大的橡树旁停步,凝望着被月光照亮的空地。

我开始一边踱步,一边数数。“一,二,三,四——”我走到底十六步时停下,转过十九度,随后再次迈出十八步。

我挖了起来。

 

 

我在那儿挖了大约五分钟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了刺耳的口哨声,转眼之间,我就变成了大约十多支手电筒光束对准的焦点,同时传来越来越近的人喊叫声。

我遮挡着眼睛,抵抗炫目的亮光,又认出了米莉森特的身影。“这是怎么回事?”

她露出一口冷酷的尖牙。“你非得要确认她真的死了,对吧,艾伯特?你要那么做,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到她的坟墓。”

我挺起身。“我是在寻找印第安人的箭头。有个古老的迷信说法,假如在月光下找到印第安人的箭头,会给发现它的人带来几星期的好运。”

米莉森特介绍了围在我四周的人。“自从我开始怀疑艾米莉的真正遭遇起,你就一直处在私家侦探们的二十四小时监视下。”

她继续指向其他人。“这位是彼得斯小姐。她是个相当机灵的模仿高手,你在电话中听到的艾米莉嗓音就出自于她。她也弹奏了钢琴。还有麦克米兰太太。她复制了艾米莉的笔迹,穿着淡紫色连衣裙、扎着浅蓝色围巾的女人也是她。”

米莉森特宅子里的所有佣人似乎都在这儿了。我也认出了阿摩司·艾伯利与布鲁斯特夫妇。我明天就会解雇布鲁斯特夫妇。

私家侦探们自己带来了铲子与铁锹,有两个人取代了我,跳入我挖出的浅坑。他们开挖起来。

“看看这儿,”我说话间展露着自己的愤慨,“你无权那么做。这儿是我所有的土地。你至少需要有张搜查令。”

米莉森特觉得这很好笑。“艾伯特,这儿不是你的土地。是我的。你往后退六步,才到分隔线。”

我擦了擦额头。“我要回宅子里去。”

“艾伯特,你被捕了。”

“胡说八道,米莉森特。我在这些人之中没看见正式的制服警察。而在这个州,私家侦探根本无权逮捕任何人。”

她似乎被难住了一阵,但随即见到了解决办法。“艾伯特,你受到了公民的逮捕。任何公民都有权逮捕另一个公民,我就是个公民。”

米莉森特转动起挂在链子上的口哨。“艾伯特,我们知道我们在接近你。你昨晚差一点就要挖出尸体来了,对吧?但是你后来变了主意。但那样也无妨。昨晚我不可能带来这么多证人。今晚我们做好了准备,一直等候着。”

私家侦探们挖掘了十五分钟,随后停下来休息。有个人皱起眉头。“本来会想挖起来会容易些。这片土地看上去像是以前从来没被人挖过。”

他们继续挖着,最终在挖到六英尺深时,终于放弃了。拿铁锹的男子爬出坑来。“哎,这儿没有埋什么东西。我们唯一找到的东西就是根印第安人的箭头。”

米莉森特在最后半小时内,一直怒视着我。

我笑着说:“米莉森特,是什么让你觉得我埋葬了艾米莉?”

说完这句话后,我离开了这群人,回到宅子里

 

 

我最早是何时知晓米莉森特精心策划的花招与二十四小时的监视呢?我哦以为,差不多要从一开始算起。我相当快地看透了她的意图。

米莉森特的目标是什么?我推想,她预想着逼我陷入恐惧状态,那么最终我会崩溃,坦白自己谋杀了艾米莉。

坦白说,这样的方案即便成功,我也视之为牵强,这还是最轻描淡写的讲法。然而,我一得知米莉森特的企图,我就有心要冒一下险。

米莉森特也许是启动了这个计划、这出戏,但是我领着她去了小山谷。

我有几次觉得自己做得有点过头了——比如擦走并不存在的冷汗,慢跑追赶那名身着淡紫色连衣裙、身影飘忽的女人,这类事情——但是另一方面,我猜想这些反应是他们期待我表现出来的,我不想让任何一位热切的监视者扫兴。

那几趟沉思着去小山谷的散步是相当棒的安排,我心想道。前一晚肩头扛着铲子,在去小山谷的路上半道而回,用意就是要确保在最后的二十四小时之后,有一大批目击者在场。

我数到的目击者共有十八位,不包括米莉森特。

我思忖着。人格中伤?诽谤?密谋?非法逮捕?大概还可罗列出许多罪名。

我会威胁说要起诉索要一笔不切实际的巨额赔偿。那是现今的流行,不是么?索赔两千万如何?当然,数额多少并无关紧要,因为我十分怀疑这件事是否会闹上法庭。

不会的,米莉森特不会容忍此事公诸于众。她不可能让全世界知道她干出了如此愚蠢的事。她不可能容忍自己成为同辈人、社交圈里的笑柄。

她当然会试图尽可能掩盖这件事。四处打点,花掉些美元,用钱来让证人们保持沉默。然而,真的能指望用钱收买这招让十八个人都保持沉默么?大概不行。然而,当流言开始散播时,假如风波中的主角与米莉森特立场一致地强烈否认发生过任何这类荒唐的事件,那对米莉森特来说会是极大的帮助。

我会为米莉森特那么做。为了酬金。一大笔酬金。

 

周末的时候,电话响起。

“我是艾米莉。我要回家来了,亲爱的。”

“好极了。”

“有谁想念我么?”

“你根本想不到。”

“你还没有告诉任何人我这四个礼拜去了哪里,对吧,艾伯特?尤其是没告诉米莉森特吧?”

“尤其没告诉米莉森特。”

“你跟她怎么说的?”

“我说,你在旧金山看望朋友。”

“哦,亲爱的。我在旧金山一个人也不认识。你觉得她起疑心了吗?”

“呃,也许有一点点吧。”

“她觉得我毫无意志力,但我真的有。但还是老样子,如果我没能坚持到底,我也不想让她嘲笑我。哦,我觉得去健康农庄在某种程度上就是骗局。我的意思是说,你在那儿不可能受到美食诱惑,因为他们控制了所有食物。不过我真的坚持到底了。我任何时候想回家都可以。”

“艾米莉,你有着了不起的意志力。”

“我已经减掉了三十磅,艾伯特!而且还会继续减下去。我敢打赌说,我现在像辛西娅一样苗条了。”

我叹了口气。艾米莉绝对没有理由一直拿自己来和我的第一任妻子做比较。她们两个人是完全不同的人,每个人在我的感情世界里都占据了稳固的空间。

可怜的辛西娅。她坚持着要一个人坐那艘小船离开。我当时在游艇俱乐部内对着窗户啜饮马提尼鸡尾酒,望着寒冷的灰色港口。

在那个寒冷的日子里,辛西娅的小船似乎是水面上唯一一艘船只,随后显然吹来了一阵意想不到的大风。我亲眼目睹小船剧烈地摇晃,辛西娅被抛落船外。我立刻就发出警报,然而等到我们抵达出事地点时,已经太迟了。

艾米莉也叹气说道:“我想我得要买一柜子的新衣服了。你觉得我们真的能负担得起么,艾伯特?”

我们现在能负担了。还能添置好些别的东西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6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