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失踪疑云 上  

2014-03-04 20: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杰克·里奇(1922-1983):美国侦探小说家,毕生创作了五百多篇短篇小说。他的作品在日本经人编选出版有四册短篇小说集,其中两本分别进入2005年与2006年的“周刊文春推理小说Best10”名单。

《失踪疑云》是1982年爱伦坡奖之最佳短篇小说。获奖的次年,作家便因病过世。接下来,就请阅读这篇杰克·里奇的代表作。

(订正:早川书房于2013年11月新出版了一部杰克·里奇的译作集,于是上面所述的“四册”要成为“五册”了。)


失踪疑云 上 - 无机客 - 乃鼎斋


失踪疑云

(美)杰克·里奇

无机客

 

电话铃声响起,我拿起话筒。“谁呐?”

“好啊,亲爱的,我是艾米莉。”

我犹豫了一下。“哪个艾米莉?”

她轻轻笑出声。“哦,别玩了,亲爱的。艾米莉,你老婆啊。”

“抱歉,你一定是打错了号码。”我挂上了电话,把话筒搁回听筒架时,还略微摸索了一阵。

艾米莉的表姐米莉森特一直盯着我看。“你的脸色煞白,像张白纸。”

我偷偷瞄了眼镜子。

“艾伯特,我不是说实际的颜色。我是在打比方。说你的神情。你看上去被吓坏了,一脸震惊的模样。”

“胡说八道。”

“谁打来的电话?”

“别人打错了号码。”

米莉森特呷了口咖啡。“顺便说一下,艾伯特,我觉得我昨天在城里看见艾米莉了,不过,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当然是不可能的,艾米莉在旧金山。”

“是啊,但是旧金山哪儿呢?”

“她没说。就是去探望朋友。”

“我对艾米莉从小到大的事都知道。她没有对我藏过什么秘密。她在旧金山一个人也不认识。她何时回来?”

“她也许要离开相当长的时间。”

“多长?”

“她也不知道。”

米莉森特笑了。“你以前结过婚,对吧,艾伯特?”

“是的。”

“事实上,你遇见艾米莉时是个鳏夫?”

“我没有想要把这事实当秘密来保守。”

“你的第一任妻子在五年前的船舶事故中丧生了?她掉入水中,然后溺死了?”

“我恐怕得说是的。她一点也不会游泳。”

“她当时没有穿救生衣吗?”

“没有。她声称救生衣妨碍她走动。”

“似乎你是事故的唯一目击者。”

“我相信是如此。至少没有其他人主动站出来作证。”

“她给你留了任何财产么,艾伯特?”

“那不关你的事,米莉森特。”

辛西娅的个人财产包括了一份五万美元的人寿保单(我是唯一受益人),加在一起大约有四万美元的各种股票与债券,以及一艘小帆船。

我搅拌着咖啡。“米莉森特,我想我会给你房子的首购权。”

“首购权?”

“是的。我俩已经决定卖掉这座房子。对于我们俩来说,这儿实在太大。我们会买套小些的房子。甚至可能买一套公寓。我觉得你也许会要捡个便宜。我确信,我们能达成让双方满意的条款。”

她眨巴眼睛。“艾米莉永远不会卖掉这个地方。这儿是她的家。我一定要亲自听她说出这番话。”

“没那个必要。我拥有她的委任权。她没有做生意的头脑,你知道的,但她绝对信任我。都是完全合法、公开的事情。”

“我会考虑一下。”她放下了杯子,“艾伯特,你遇见艾米莉之前,做哪一行为生呢?和辛西娅结婚之前呢?”

“我做管理工作。”

 

米莉森特离去后,我去宅子后面的土地上散步。我再一次去了小山谷,坐在倒落的原木上。这儿的感觉如此宁和。安静。是休憩的好地点。最近的几天里,我常常来这儿。

米莉森特与艾米莉是表姐妹。她们居住在两座紧邻着的几乎一模一样的、有着轩敞园地的大宅子里。鉴于这一事实,外人也许会合理地假定两人一样的阔绰。然而,事实并非那样,我在与艾米莉结婚后便发现了。

米莉森特的身家一定达到了七位数之多,因为这么多财产才需要她的律师与财务顾问阿摩司·艾伯利的全职打理服务。

另一方面,艾米莉拥有的仅仅是这座宅子与周围的土地,她还要大量借债来作维护之用。她已经把佣人数目压缩到两人,即布鲁斯特夫妇。布鲁斯特太太性格乖戾,负责做饭之余,会随随便便地打扫下宅子,她的丈夫昔日是男管家,如今已降格为杂役,在园地里磨磨蹭蹭地干着活计,还总是干得不够。这片地方真的需要两名园丁来侍弄。

米莉森特与艾米莉是一对表姐妹。然而,很难想象到两个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都如此迥异的人了。

米莉森特高挑纤瘦,性格坚毅。她以为自己才智过人,往往会对身边的人发号指令、呼来喝去,其中自然也包括了艾米莉。在我看来,米莉森特显然对我将艾米莉从她的五指山下移走的这一事实深恶痛绝。

艾米莉身高低于一般水平,大概超重了二十五磅,性格和蔼可亲。从不宣称自己智慧过人。确实很容易就能支配,然而,当她决意要做某件事时,会表现出惊人的倔强脾性。

当我回到家中时,我发现阿摩司·艾伯利等在房中。他是个五十来岁的男子,特别喜欢穿灰色西服。

“艾米莉在哪儿?”他问我。

“在奥克兰。”他令我有次联想。

“我的意思是说旧金山。奥克兰就在海湾对面,不是么?我通常把它们想成一个地方,我推想着对两座城市都不公平。”

艾伯利皱起眉头。“旧金山?但我今早上还在城里面看到她呢。她样子相当有精神。”

“不可能的。”

“她样子精神是不可能的?”

“你见到她是不可能的。她还在旧金山。”

他啜饮着酒水。“我看到艾米莉时,我知道是她。她穿着条有腰带的淡紫色连衣裙,还扎了条浅蓝色的薄纱围巾。”

“你看错了。此外,这年头的女性不会扎浅蓝色的薄纱围巾。”

“艾米莉扎了。她就不可能在没让你知道的情况下回来么?”

“不会的。”

艾伯利端详着我。“你是病了还是怎么了,艾伯特?你的双手好像在哆嗦。”

“一点儿流感,”我迅速说道,“令我有点抽搐。阿摩司,不管怎样,是什么风把你吹来的?”

“不为了什么事,艾伯特。我只是碰巧在附近,以为我顺道来访会见着艾米莉。”

“该死的,我告诉过你,她不在这儿。”

“行啦,艾伯特,”他安慰地说道,“我为什么要怀疑你呢?假如你说她不在这儿,她就是不在这儿。”

 

周二与周四的下午去采购家里的食物已经成了我的习惯,当我开始怀疑布鲁斯特太太的算术有问题时,我就从她手上抢下了这项差事。

如往常一样,我停车在超级市场的停车场里,锁好车门。当我抬起头,我见到一名略微发胖的小个子妇女穿过马路,走向街区的远端。妇女穿着淡紫色连衣裙,扎了条浅蓝色围巾。在最近的十天里,这是我第四次见着她了。

我快步穿过马路。当妇女在街角转弯时,我还在她身后大约七十五码后的地方。

我抵御着大声喊她停下来的诱惑,开始慢跑追赶。

当我跑到街角时,女人已经无影无踪。她可能早已消失在街上十多个店面中的任何一家内。

我伫立在那儿,想要喘上气,这时一辆汽车停在路边。

来人是米莉森特。“是你么,艾伯特?”

我淡漠地瞅了她一眼。“是的。”

“你到底在做什么?我看见你在奔跑,我以前可从没见过你奔跑过。”

“我不是在奔跑。我只是慢跑一下促进血液循环。少量慢跑应该对健康有益,你也知道的。”

我主动说过再见,大步流星地走回了超级市场。

 

第二天早上,当我小山谷散步后回来时,我发现米莉森特坐在客厅里,正在给自己倒咖啡,仿若在自己家中一样——这时艾米莉还住在宅子里时留下的习惯。

“我去楼上查看了艾米莉的衣柜,”米莉森特说,“我没见到有任何衣服不见踪影。”

“为什么会有衣服不见踪影呢?是宅子里有贼了?我推想你知道她衣柜里的每件衣服喽?”

“不是每件都知道,但也差不多。差不多全知道。如果有的话,也只有极少数几件衣服不见了。别告诉我艾米莉远去旧金山未带任何行李。”

“她带了行李。然而不是非常多。”

“她走的时候,身上穿了什么?”

米莉森特以前就问过这个问题。这一次我说道:“我不记得。”

米莉森特扬起一侧眉毛。“你不记得?”她放下了咖啡杯,“艾伯特,我今晚在住所举办降神会。我想你或许想要参加。”

“我不会去什么劳什子的降神会。”

“你就不想与哪个你深爱过的往生者通灵么?”

“我主张让往生者安息。为什么要用这儿的每一件琐碎小事来叨扰他们呢?”

“你就不想与你的第一任妻子说说话?”

“我为什么会想要与辛西娅通灵?总之,我绝对没什么要对她说的话。”

“但是,她或许有些话要对你说。”

我擦拭了下额头。“我不会去你那愚蠢的降神会,这是我的最终回答。”

那天晚上,当我准备要就寝时,我检查了艾米莉衣柜里的东西。我要如何处理她的衣服呢?大概会捐赠给某家信得过的慈善团体吧,我心想。

 

 


  评论这张
 
阅读(5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