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言论自由、第二人称与《国土安全》   

2014-03-24 18:5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言论自由、第二人称与《国土安全》
——杰?麦克伦尼与莫欣?哈米德谈话录

http://www.nydailynews.com/blogs/pageviews/2012/10/freedom-of-speech-the-second-person-and-homeland-a-conversation-between-jay-mciner

By Christopher Young 译 姚人杰

他们一人出生于康涅狄格州,另一人出生于巴基斯坦;一人年近六十,另一人刚过四十岁——但杰?麦克伦尼与莫欣?哈米德仍然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都对全球议题有着积极的兴趣,都写过纽约生活的重要记录,都以第二人称形式创作过小说,都在参加一次宣传为“莫欣?哈米德对谈杰?麦克伦尼”的活动,这一活动由SoHo的新美国基金会于上周五主办。

第二人称这一不同寻常的形式——众所周知,麦克伦尼在他的1984年小说《如此灿烂,这个城市》中运用了这一形式,哈米德的2007年小说《拉合尔茶馆的陌生人》和即将问世的小说《如何在崛起中的亚洲成为暴发户》中也有所运用,后面这本书将于明年3月出版——显然是这两位著名的文体家之间的一次主题迷人、内容丰富的对话的起始点。麦克伦尼在整个晚上充当了哈米德的访问者,表达了他的惊讶,“有别的疯子试图单单以第二人称来写一部小说”。哈米德的幽默感与清晰的思维在整晚的对话中光芒闪耀,他回应说,像麦克伦尼一样,他从玩弄小说的形式上获得了很大的满足感。
    
“我真的喜欢第二人称,因为我们在写作中不常用到它——可我们在说话时,一直都在用,”他继续说,“第二人称让人特别激动的地方在于,它可以是十分接近读者的,也可以一下子拉回到广袤、近乎宗教性的文本上:‘汝不可……’。因此,以第二人称叙事有着绝妙的移动能力。”

这种“移动”因哈米德操纵读者的视角、从而产生移情感的这一习惯而成形。哈米德在其间引述了麦克伦尼的作品为这方面的影响:“你们读到第二人称叙事时,常常感到它是一种邀请,我想在《如此灿烂,这个城市》中的情况就是这样。对我来说,那本书里并未言明的邀请是……”

“赶快进来。”麦克伦尼说道,补充完了哈米德的想法。

将哈米德的作品想作是一种邀请,确实很实用,尤其是当作了解一些对于许多西方人来说或许完全陌生的观点的邀请。《拉舍尔茶馆的陌生人》的叙述者是一位名叫昌盖兹的巴基斯坦小伙,他在小说开头的那页介绍自己是一名“热爱美国的人”。然后,在9?11事件之后,他对于这个他如此爱慕的国家不再抱有幻想。当麦克伦尼问起哈米德这部小说时,哈米德把它形容为“一则爱情故事,说的是一名在某种程度上被美国弄得心碎的男人,他回到巴基斯坦时仍然深爱着这片土地”。当然,作者主要的兴趣在于对于亚洲人对于美国的常常矛盾的看法提出自己的见解。有种说法是那些在巴基斯坦宣扬反美仇恨的人会欣然接受美国绿卡,当哈米德被一位听众问起他是否感觉这种说法有真实成分、这种行为是否属于虚伪时,他进一步探索了这则“爱情故事”的对抗性态势:

“有点儿像是存在着两种美国,”哈米德说,“一种美国存在于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境内,它与将力量施展到美利坚合众国之外的那个美国迥然不同。因为在美利坚合众国内部,美国人会十分仔细地察看所发生的事情,然而在美利坚合众国之外,这种差事似乎是移交给了军事官僚组织……本来适用的一模一样的权利——譬如正当法律程序——在国境外就不适用。所以,他们想要张绿卡并不像听上去那样矛盾……作为超级大国的美国与作为家园的美国之间存在着断层,作为家园的美国是十分诱人的。”他接着抛出了句妙语,“如果你们提供足够多的绿卡,巴基斯坦国内大概就会半个人也不剩了。

哈米德详尽地阐述了巴基斯坦人的观点,麦克伦尼本人也对这个题材显示过兴趣——正如他在1982年写的短篇小说《在西北边境省》所表明的那样,在那一年里,小说被寄给了《巴黎评论》的George Plimpton又遭到退稿。这篇最近被发表在麦克伦尼2010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集《它如何结束》中的小说,背景设置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之间的边境地区。这场对谈的主题几乎无可避免地转向了言论自由,以及那些妨碍思想自由交流的因素。哈米德形容了他在创作即将问世的《如何在崛起中的亚洲成为暴发户》时,如何感觉到需要驱走自我审查的歪念(因为害怕惹恼巴基斯坦当局)。这本书采取了自助式图书的形式,记录了一个男孩如何从农村顽童变成公司大亨。麦克伦尼问道:“有没有一个浓缩版的萨尔曼?拉什迪踩在你的肩上,告诉你‘要小心’?”

“在某种程度上,美国作家是不具代表性的,”哈米德说,“在世界多数地方,有一整套东西是你必须小心处理的,是的,在巴基斯坦存在着许多言论限制。从另一面看,假如有人因为你说了什么话而要杀死你,这代表你所说的关系重大……即便将界线微微地推过去一点,也感觉很值得……我尚未受到任何形式的威胁。”他补上了一句,“但我很小心。”

哈米德不仅对扼杀那些被证实会引发疑问的言论感到气愤,也对大众媒介中随处可见的对于亚洲的误导性观念(也常常是负面的)感到生气。当他被一位听众问到他有没有看过Showtime频道的电视剧集《国土安全》,他回答说自己只看过第一集,但承认剧集“吓到”了他,并说道:“我想起《国土安全》时,我心想,它真的会让我心情烦乱,惹恼我吗?”他接着描述起另一部近日的电视剧《破釜沉舟》:“另外有一部剧集正在播放,或者即将要播放,里面说巴基斯坦遭到了核袭击……一艘美国潜艇被下达了向巴基斯坦发射核武器的命令……好像巴基斯坦早已经被一笔抹掉似的。”

哈米德的作品与麦克伦尼的作品在有一点上是相同的,它们都力求以亲密的方式把读者拉进另一个古怪的观点中。两位作家对他人观点和看法以迷人而敏锐、并且有动感的方式进行描绘,并引以为豪。两人对于委屈事实都没有多少忍耐力,然而,在讲到中世纪奇幻文学的描写时,哈米德显然更加宽容,声明道:“我更像是个喜欢《权力的游戏》的人。”

言论自由、第二人称与《国土安全》 - 无机客 - 乃鼎斋
 
言论自由、第二人称与《国土安全》 - 无机客 - 乃鼎斋
 

  评论这张
 
阅读(466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