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本周被抄袭事件回顾  

2014-03-23 18:2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的日子,适合来做下小小的回顾:

前段时间,无意间发现某本期刊上连续两期刊登的某位名叫“庞启帆”的仁兄,连续两次抄袭了我的早年译作。情况分别为出现在《新故事》杂志2014年3月红版的庞启帆《招聘外星人》抄袭了我翻译的雪莉·李之科幻作品《求职难题》,出现在《新故事》杂志2014年3月绿版上的庞启帆《向天再借一百年》抄袭了我翻译弗雷德里克·布朗的《极刑》。

发现此情况后,我首先觉得挺惊愕。被抄袭译作的情况,还是挺少碰到的;而庞启帆的抄袭又是做了很多掩饰工作的,做了删改,替换了词汇(譬如”拂晓“改成”黎明“,”绝世“改成”绝色“),显然是抄袭界的老手了。

我一方面向该期刊编辑部写去电子邮件,说明此事,并在后续电邮中给出了若干证据(因为他们表明自己并非专业翻译杂志,对翻译抄袭的鉴别工作没有能力)。对方的态度显然是不怎么重视,从始至终都没表明过对于抄袭一事的态度,给自己留出了很大的回旋余地。同时,在未记得我同意的情况下,把我的电子邮箱告知了那位抄袭者,据该刊物人士后来的解释:“我冒昧把你的信箱给了庞,只希望你们能私下解决”。此话,让该刊编辑部的立场显而易见。

幸好,我在事发后已经陆续写了日记,记录此事
发现被抄袭后写了《文贼易做,打假甚难》(http://www.douban.com/note/336739866/)
揭露抄袭者庞启帆的另外一篇文字《奇耻大辱》的诡异处,把阿西莫夫的作品说成是弗雷德里克·布朗的小说。他到底为何要这么做? http://www.douban.com/note/336921277/
雪莉·李的《求职难题》是如何被抄袭的?文本对比:http://www.douban.com/note/337188633/

据期刊编辑部的人士所述,他收到我的电子邮件后便去问那位抄袭者,庞某一口认定是翻译“撞车”了。当那位抄袭者得知我的电子邮件地址后,他数次写来电邮,内容均为辩解、喊冤。针对我指出的可看出抄袭译文的地方,他的态度就是:
1 我说庞某发表的文字改动了原文的许多信息,这些毫无必要的改动是为了什么呢?当然是为了掩饰。
——庞某会说,他是编译而不是翻译,原话是:“在此我先说明,我翻译的作品大多属于编译作品,也就是在原作大意不变的前提下,根据自己的喜好来翻译,对原文作一些编改、删减或者添加。”
2  庞某发表的文字中有那么多地方与我的早年译作相同相近。
——庞某的解释是:““日焰”一次,天文学上早有这种说法,它不是您创造的,也不是我创造的。还有你所说的所谓雷同的个别词语,我想问问,为什么就你能这样翻译,别人就不能呢?你能想得出来,别人就不能吗? ”

从始至终,抄袭者庞启帆都毫无悔意,反而继续装无辜。

在见到他贴出的下面几段话后,我终于忍不住了:
曾在书上看到这句话:当你怀疑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认为他所做的都是可疑的。很不幸,我在您姚先生的眼中就成了这样的人。
“日焰”一次,天文学上早有这种说法,它不是您创造的,也不是我创造的。还有你所说的所谓雷同的个别词语,我想问问,为什么就你能这样翻译,别人就不能呢?你能想得出来,别人就不能吗?
本人的翻译手法与您的不同,我编译稿子很少会按照原文直来直去的译。直来直去的翻译,我觉得洋腔味太浓了,我不喜欢,很多编辑也不喜欢,读者也不喜欢。还有,编改那些细节,是因为要让稿子更像故事,而不是小说。这是故事类杂志的要求。至于故事与小说的区别,我不想在此多说。
这两篇稿子,翻译的间隔时间其实很长,有一篇早就译了,也投过稿,只不过没有成功。在前段时间,抱着一试的心理都投给了《新故事》。并且,两稿的投稿时间也是相隔了一段日子的。

这位抄袭者真应该改行去演戏,因为他的演技好得连自己都骗得过。
我使出了杀手锏(http://www.douban.com/note/337728121/)

从庞某人的抄袭文章里摘出一段话:
”小时?哦,这个肯定是你们地球上的用语。这样吧,我打个电话到皇家天文学会帮你问问。“说完,艾达瑞斯星人狱警马上拨通了艾达瑞斯星球皇家天文学会的咨询电话。一会儿后,他得到了答案,转身对查理说道:“艾达瑞斯星球的一个夜晚,你们的地球会绕着太阳旋转100周。也就是说,我们的一个夜晚等于地球上的100年。“

弗雷德里克·布朗的原文如下:
    "Hours?" said the guard. "That must be an Earth term. I will phone the Astronomer Royal for a time comparison between your planet and ours."
     He phoned, asked the question, listened. He told Charley Dalton, "Your planet Earth makes ninety-three revolutions around your sun Sol during one period of darkness on Antares II. One of our nights is equal to ninety-three of your years."

而我译的《极刑》中的文字:
     “小时?”卫兵说,“那肯定是个地球上的词汇。我会给皇家天文学会打个电话,问问我们星球和地球自转周期的倍率。”
     他打了电话,问了问题,听天文学家说了一通,然后告诉查利·达顿:“安塔芮丝的一个黑夜里,你们的地球会绕着太阳旋转93周。我们的一个夜晚,等于地球上的93年。”

我很庆幸这篇自己读书时在Google文档里翻译成的译文里,有些翻译错误。譬如,我把原文里的Astronomer Royal 译成了”皇家天文学会“,这是不可饶恕的翻译硬伤。Astronomer Royal 是皇家天文学家,Royal Astronomical Society才是皇家天文学会。

而庞某人的那篇文字里,同样也是”皇家天文学会“哦。我把本该译成”皇家天文学家“的Astronomer Royal错译成了皇家天文学会,结果庞某人的文字里也成了皇家天文学会!这就是铁一般的抄袭证据!庞某假如真的“编译”了文章,犯了与我一模一样的翻译错误,那么还真是够奇葩的。

果然,在此杀手锏使出之后,抄袭者庞某沉默了。这位抄袭者总算没有面孔再来百般辩解,为自己开脱。可惜的是,抄袭者并未受到任何制裁,名誉之损对于如此不要脸皮的庞某人真不算什么伤害。

闲不住的我顺手曝光了同样出现在那本《新故事》上的另一篇抄袭品。具体情况见此: http://www.douban.com/note/337812869/
抄袭者名叫耶雅亿,她发表的《劫谁都别劫老奶奶》抄袭了兰州大学教授袁洪庚以笔名”孤蓬“发表于《视野》2010年第17期上的《得来全不费功夫》。


如果《新故事》编辑部不公开谴责这位庞启帆与那位耶雅亿的抄袭行为,日后的刊物上还出现他俩署名的文字,那么我真不得不要怀疑,是不是该用“蛇鼠一窝”这个词来形容这种现象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9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