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单枪匹马》4  

2013-01-06 17:06: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路过一块巨石,我们见到它时,我同时也闻到了气味。

一只差不多有巨石大小的野熊。不,是三只熊在浅浅的河水里捞鱼吃。我们与块头最大、挨得最近的那只熊的距离不超过五米。

惧怕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中;我的战斗应激反应占据了上风,身体的疼痛仿佛被一场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

我们已经惊吓到那三只熊。

与我们挨得最近的那只熊突然站起身。然后蹲伏下来,朝我的胸膛冲来。熊直立的时候,比我还要高一米,爪子则有六厘米长。

我们急忙后退。我知道我们在这样的开阔地带里,无法跑得比熊还快。我们的唯一希望是各自逃窜。

大家散开,我传递出讯息,接着记起其他四个人不是我的集聚体同伴。“我们需要分散开逃跑。”我说。

那只熊不再冲我们而来。我起初以为它是对我的声音有所反应,但紧接着,我想起自己路过巨石时闻到的气味。信息素的气味。

这几只熊不是自然物种。

你好,我用最简单的形象思维方式发出讯息。

熊合上了嘴,四条腿落在了地上。

没有食物,熊传递出信息。

熊的想法不仅是简单而已。我能品味这一想法,就像品味自己的集聚体同伴的想法一样。

没有食物,朋友。

熊用湿润的棕色眼睛打量着我们,接着耸了下肩,才转过身。

过来。

我正要跟在大熊的身后,但其余四人散发出的惧怕讯息令我止步。我意识到,他们还没品味到熊的念头。

“过来,”我说,“他们不打算吃我们。”

“你……你能明白熊的意思?”戴维问道。

“稍许。”

“他们是个集聚体。”戴维惊讶地说道。

我认识到这一真相时,震惊也就淡去了。和瑞德妈妈一起住在农场里时,我们曾和生物工程改造过的河狸一起游过泳。我们让经过改造的鸭子凑成集聚体。现在我知道了,我可以看见那几只熊前肢后面的腺体。脖颈上有释放出化学信息素的缝隙。而为了接收这些化学信息素,它们大脑里的嗅叶已经获得增强。

它们是熊,它们是野生动物,这处看起来很不协调。以前对多种动物所做的实验都挑选的是容易掌控的小型动物。但为什么不选熊呢?

它们沿着河床缓缓前行,虽然肋骨痛得要命,我还是慢跑着跟上它们。不一会儿,我就到了它们中间,我能嗅闻到它们的想法,譬如河里的银色鱼儿。熊很聪慧,一点都不简单。

我送出“友谊”信息,伸出手,摸向那只和我们正面接触的大熊。

他的皮毛因为在河里捞鱼而湿乎乎的,气味很重,不只是外激素和信息素,而是野生动物的气味。我想,我一定更加难闻。熊的鬃毛顶端是银白色的,爪子与石块发出撞击声。

我抚摸它的脖颈,就在记忆腺体上方的位置,熊也回挤我,以此作为回应。我嗅闻到它的感情。我觉察到它的思维深度和嬉闹天性。我感受到它身体的力量。这正是力量。

我捕捉到一些地点的画面,鱼儿大批聚集的地点、躺着一头死麋鹿的地方。我看见了各个地点的危险性评估,路线的选择,最佳的路径。我捕捉到决策的共识。这三头熊是个正常运转的集聚体。

各种想法在我的脑海里打转,但不应该是这样。我应该不能捕捉到它们的想法,但我做到了。就连人类都无法在集聚体之间分享化学信息素,有时只是传递某些情绪。

我传递出一幅雪崩的画面。

三只熊哆嗦起来。我理解它们对于雪崩的恐惧。它们亲眼目睹了雪崩,那是它们记忆的一部分。

我询问它们,营地在哪儿。它们知道,我于是看到营地在这条河边上,附近是有着美味的白蚁的腐烂树桩。

我笑了出来,三只熊也乐了起来,有一会儿,我忘记了自己是孤身一人。

快点走。它们传递出信息。

“快点走。”我向后面的四个同伴喊道。他们有点犹豫地跟了上来。

熊带领着我们穿过树林,突然间,我们走上了一条林间小道,一条被人类远足者的靴子踩平的小道。三只熊嗅了口气,然后漫步穿过小道,消失在灌木丛中。

我想要跟它们去。为什么不呢?我已经履行了对于夏甲·朱利安的职责。野熊当然会允许我加入它们。我的身躯颤抖起来。我会依旧是个独身体。我会依旧孤孤单单。

再见,我传递出信息,然而我怀疑渐行渐远的野熊是否能收到这个信息。化学信息素无法传送太远距离。

我领着苏珊走下小道,还搀扶着她。在绕过小道的最后一个弯道前,我听见了营地的声音,空驰飞车的轰鸣声。我们都停住了。戴维看着我,或许有点怜悯,也许有点感谢,接着他带领集聚体里余下的成员走进营地。

我独自伫立原地。

 

我跪了下来,筋疲力尽,虚弱无比。我的力量再也无法让我前行。

接着,我感到有人在推我的后背,是野熊在推我。它再次轻推我。我的一条手臂挽在他结实的脖子上,站起身,我们一起走进了营地。

营地里乱糟糟的,里面的帐篷是我们离开时的两倍,停着一排空驰飞车,每个人都停下来,注视着我和野熊。

但我的集聚体是个例外,他们活蹦乱跳地向我冲来,我还未碰触到他们,就感觉到了他们的气味,我们又在一起了。甜蜜的共识。

我见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们见到了我做过的所有事,在此瞬间,我仿佛被雪崩吞噬,被挂在斯乔姆系在树干上的绳上,接着是我们走下山,和野熊亲密沟通。

“斯乔姆,你救了我们。”莫伊拉传递出信息。玻拉向我展示,帐篷是如何悬挂在我系的那根蜘蛛丝绳子上,始终处在溃雪的上方,而没有被冲下山。我拥抱了梅达、康特、曼纽尔,和他们紧紧地抱在一起。拥抱令我的肋骨作痛,但我不愿松开手。

“小心!”梅达说道,可她依旧把脸庞埋在我的胸膛上。

在集聚体同伴送我去医务室时,我想到,我再一次成为了力量;并不因为他们很弱小,而是因为我们大家都无比坚强。

  评论这张
 
阅读(19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