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单枪匹马》1  

2013-01-06 16:5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译者按:在这篇2006年度星云奖提名作品所描写的未来社会里,人类像虫蚁一般聚居,每一个集聚体负责一方面的使命。最优秀的集聚体,会承担最艰巨的使命,譬如担任太空飞船的船长。几队年轻人组成的集聚体在山野中接受最后一次训练考核,结果却发生意外。主角是集聚体阿波罗·帕帕多普洛斯中的“力量”,在六个成员中,他最微不足道,可解救同伴的重任却落在了他的肩上。他能胜任吗?

 

作者简介:保罗·梅尔科(Paul Melko):美国科幻作家,1968年生,从2002年起在专业科幻刊物上刊登作品,曾获得阿西莫夫读者投票奖、轨迹最佳处女作奖,雨果科幻奖提名,星云奖提名,是美国新一代科幻作家中的代表人物。

 

 

                             单枪匹马

                             (美)保罗·梅尔科                                  姚人杰

我是力量。

我不聪明,动脑筋是莫伊拉的强项。我不像梅达那样能言善辩。我理解不了数学这玩意,那是康特的份内事,我也不像曼纽尔那么双手灵活。我的世界更不是玻拉所见到的那种力场。

如果要和其他人相比,你们也许会认为我跟曼纽尔最为相近;他的强项在于双手,在于他的灵巧与敏捷。可曼纽尔的脑袋瓜子在某些方面也很灵光;他能记住许多事情,替我们保存记忆。不管是什么琐碎信息,他全都能装进自己的记忆里。

不,我与莫伊拉最为接近。大概是因为她与我绝然不同。在我看来,莫伊拉跟梅达一样漂亮。她假如变成独身体,仍会与众不同。如果集聚体少了我,我想情况不会变得有多坏。假如我从中消失,集聚体依旧会是阿波罗·帕帕多普洛斯,依旧会注定变成星际飞船的船长——那是我们训练的目标。我们每个人都是单独的人类个体,像我也用自己的脑袋思考,但当我们集聚在一起,我们就发生了变化,变得更为优秀,尽管我自己在集聚体的作用无足轻重。

我想到此处,立刻隔断了念头。玻拉朝我看着;他能嗅到我的失望情绪吗?我微笑着,希望他没有看透我的表层屏障。我碰触他的手,我们的手掌滑到一块,思维开始混合,接着我通过化学信息素给他传送了一幕记忆:孩提时的莫伊拉与梅达手握着手大笑。在记忆里,她们分别是三岁和四岁,因此这一幕发生在我们集聚之后,第三态之前,那时我们还住在托儿所里。莫伊拉与梅达的发丝是红褐色的,宫廷贵妇样式的大发卷从脑袋上垂下。莫伊拉的膝盖瘦得皮包骨头,也不会像梅达那样开怀大笑。在记忆里,在那遥远的过去,梅达向玻拉伸出手,玻拉向曼纽尔伸出手,曼纽尔向康特伸出手,康特又握住我的手,接着我们全都感受到梅达在草甸上见到松鼠时的喜悦,感受到莫伊拉跌倒在地、吓跑松鼠时的满腔怒气。此刻待在山顶上,我们中的每个人都在重拾回忆,共识在此时产生了中断。

莫伊拉微笑着,但梅达开口说道:“斯乔姆,我们有活要干了。”

我们有活要干。我知道这点。我觉得自己的脸蛋涨得红扑扑的。我还感觉到空气中散播着我在困窘下产生的信息素,甚至穿着皮大衣都能感觉到。

抱歉。当思维通过我们时,我用双手发出这个讯息。

我们正在落基山脉的某地。教官用空驰飞车把我们投送到这个靠近林木线的地方,吩咐我们在这里生存上五天时间。他们没有告诉我们别的情报。我们的补给是在教官给予我们的半个钟头时间里收集起来的。

之前的七星期里,我们和同学接受了生存方法的培训:包括沙漠、森林与丛林的环境。这并不是说我们会在太空中遇到这些地形,也不意味着我们会发现这些气候。我们面对的只有能要人命的真空,而我们必须知道如何才能生存下来。

生存训练的第一天,我们的教官特修斯站在大家面前,像连珠炮般大声训斥。他是个二人集聚体——集聚体的最基本形式,仅由两个人类个体组成。

“你们将被教会如何思考!”左手边的特修斯个体嚷道。

“你们将被教会如何在陌生的紧张状况下应对未知环境!”右手边的特修斯成员接着喊道。

“你们不了解自己将要面临什么情况!”

“你们不清楚什么会让你们生存下来,什么又会杀死你们!”

随后就是两星期的课堂培训,接下来的几周里,我们被输送到不同的地形、不同的地点,然后由教官向我们展示该如何在野外生存。特修斯那时往往就待在附近。现在,在最后一周里,我们得独自行动,在这座山上的只有一些学生。

“阿波罗·帕帕多普洛斯!寒冷气候生存考验!集聚体个体补给限量二十千克!开始行动!”特修斯中的一个成员在宿舍门口向我们吆喝道。

很幸运,皮大衣就放在宿舍的衣橱里,我们还有一个高分子聚合布帐篷。我们知道夏甲·朱利安只有无保温层的帆布外套。他们将过上一段更加艰苦的日子。

二十千克并不是很多。我一个人扛了六十千克的行李,其余的就由我的集聚体同伴分别背负。在空驰飞车里,我们注意到夏甲·朱利安和埃利奥特·欧图尔将行李平均地分给集聚体各个成员背负;他们没有因人而异进行分配。

斯乔姆!梅达又一次训斥了我,我连忙把手从曼纽尔和康特的手掌中抽回来,可他们依旧能嗅到信息素。我没法阻止那些能透露我的懊恼情绪的化学物质飘到冷冽的空气中。我再一次争取自己在共识中的地位,力争成为集聚体中必要的一分子,尝试集中注意力。只要在一起,我们就能完成任何事情。

通过化学信息素传递的思想在手掌结成的圆环中来回流动,提出建议、列出单子、回馈想法。一些主意带有它们主人的印记,由此我能知道玻拉注意到温度的下降和风速的提高——这些情况使得我们优先考虑搭建帐篷和生火。共识最终形成。

我们必须要赶在天黑前搭好帐篷、生起火、吃完晚饭。我们必须挖一个茅厕。

清单在我们之间传递。一个决定接着另一个决定,我们不停作出共识,快得让我理不清某些议题的思路:我增加上自己能做的事情。可我信任集聚体。集聚体就是我自身。

我们的手冷冰冰的;因为我们已经脱下了手套以便思考。在落基山脉的严寒中,我们的情感——那些能扩大我们思路的化学信息素——如闪电般飞驰,尽管有时在我们触及它之前,寒风就会将其拂走。如果我们戴上手套,用皮大衣遮住鼻子和脖颈里的腺体,就很难再思考了。我们在完成各自的任务、脱下手套、重聚在一起开始快速形成共识之前,几乎就像是在各自单干。

“斯乔姆,收集点木头来生火。”莫伊拉提醒我道。

我是力量,所以那些需要宽实肩膀的重活全落在我的身上。我启步离开其他人,突然就与集聚体失去了联系:没有碰触,没有气息。我们时常这么练习,练习独身一人。我们生来就是独身一人,在我们的青年期里——从第一态直到第四态——我们都在奋力成为一个单独的个体。此刻我们又在练习独身一人的感觉了。这是项技巧。我回头朝其他五个同伴望去。康特碰着莫伊拉的手,向她传递想法——他们在分享悄悄话。我充满敬畏的脸上肯定显露出嫉妒。假使他们想到一些重要的事情,我会在稍后的再次集合时得知。至于目前,我只得一个人单干。

我们早已选好宿营地:一片稀疏的松树林中的一块大致平坦的空地,树林稍事抵御了山风。山体缓缓倾斜而下,形成一个V字形状,恰好能挡风遮雪。狭浅的渠沟突然低下去,迎上一堵石壁,侧面则是一道由积雪堆和石块形成的长长的谷峪。在我们抵达这里时,空驰飞车曾从上空飞过。在我们的上面,是一道陡峭的山崖,山崖上积满了雪。从我伫立的地方没法望到山顶;我们在顶峰底下几百米的地方。无论朝哪个方向绵延望去,所见的都是高低起伏的山峰,积着白雪的山面反射午后的阳光。朵朵云彩与群山的西侧浑然一体。

这块地上的积雪层很薄,一下子就能触到底下的岩石地表。我们希望松树林能替我们遮下风,给帐篷绳索提供固定物。我走下平缓的斜坡,经过一排排的松树。

我们没有带上斧头,我只能收集些倒落的原木和树枝。这会是个问题。用那些腐朽了大半的原木生火可不容易。我把这个想法留待稍后的共识阶段再加考虑。

我找到了一段断落的松树树枝,它和我的前臂一般粗细,带有黏黏的松脂。我把树枝拖回营地时,不禁开始琢磨它是否燃得着。我意识到自己该爬到树上捡些木头,那样我就能把它们一路拖回营地了。此刻事情很明了,如果我早就询问过共识,事情早就能明了了。

我把木头扔在其他人清出的空地上,开始搭炉子。我把石头堆成U字型,开口那端正对着沿山坡吹下的风,那样能往炉里送风。两侧的石块能用来烧煮东西。

斯乔姆,那是我们将要搭帐篷的地方!

我一跃退后,立刻意识到自己刚才没有取得共识就干了起来,自作主张了。

抱歉。

我既一头雾水又感到尴尬,赶紧石头和木头从那块空地挪走。我心想自己干得一塌糊涂,可我借着清扫积雪、再次放置好石块的时段,平定了内心的情绪。

我们决定去侦查下各个同学的工作进度,于是我攀到林木线上方的高处,眺望其他同学都在做什么。参加生存训练的共有五个集聚体,大家都是同学,彼此熟悉,相互竞争。这就是我们之间一直以来的关系。

每个集聚体都命中注定要成为星际飞船上的一名驾驶员。或者说,我们是这么想的。“共识号”飞船能有几名主驾驶员呢?不会超过一个。会不会建造其他的飞船,让我们中剩下的那些人来驾驶呢?一艘在建的也没有。那么我们中余下的人会不会被安置在飞船上一个稍低点的职位上呢?我们会想要那个职位吗?这些都是我们常常扪心自问的问题。

其他人的表现至关紧要。

到了林木线上方,朝西面五百米之外瞭望,我看到我们的同学埃利奥特·欧图尔早已树起帐篷,集聚体待在帐篷里面。往东面望去,在几百米之外,我见到另一组同学夏甲·朱利安正在雪堆中、而不是在岩石斜坡上忙活。他们正在挖一堆积雪,也许是要筑造一个冰雪穴洞。我心想他们可要挖上好一阵子了。要挖出一块能容纳六个人的地方,可要花费不少力气。他们还不能生火。

另外两组集聚体都隐藏在夏甲·朱利安背后更远处的树林里。我无法判定他们的进度,可我凭着经验知道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将从朱利安和欧图尔中产生。

我返身回去,把我看到的讯息传给其他的个体。

我们已经开始搭帐篷,用附近的松树作固定。我们没有地钉,它们被从背囊里移除了,以便达到每人二十千克的限额。为了满足行李限额,我们从背囊中拿掉了不少东西,可火柴不在此列。我屈膝跪下,开始生火。

斯乔姆!

在干冷的寒风中,由气味传递的这下呼唤来得格外强烈。集聚体正在等我去帮忙拉起和系紧固定帐篷的绳索;他们在我不在场时就得出了共识。有时候他们会那么干,只是权宜之计。我能够理解;即使缺少了我,他们也能轻而易举地达成有效的共识。

我们拉紧蜘蛛丝做成的绳子,帐篷被拉展成型,白色的塑胶帐篷竖立在白色的积雪上,构成一个圆泡状的蔽身之所,我们的住处一下子就完工了。成功的兴奋洋溢在空气中,玻拉走进又走出帐篷,脸上挂着笑容。

“我们有住的地方了!”

现在用晚餐曼纽尔传递出信息。

晚餐是小包装的难以嚼烂的冷牛肉。一旦我们生起了火,我们就能烹调食物。而现在,整包从包裹里拿出的牛肉冰冰冷。假若我们要真正依靠自己在山林生存,我们就得自己猎取食物,我传出了信息。我的肩头扛着一具麋鹿的尸体,这幅画面让莫伊拉直发笑。我忙作解释,那只是个玩笑,我接着数了下牛肉干和干果的包数。到考核结束时,我们会变得饥肠辘辘。保障集聚体的安全,这是我的任务,我们没有带上更多的食品,这令我感觉糟糕。

“又一次考核,”玻拉说道。“又一个判断我们是否足够优秀的手段。就好像这座山脉与异星世界有什么相似之处!就好像这会告诉他们我们的所有情况!”

有时,我们感觉被人操纵。我明白玻拉的意思。我们面对的每样东西都是另一项亟需通过的测试。不能失败,只须成功,不断重复,直到一切变得毫无意义。当我们失败时,那将会大祸临头。

“我们可以看看日落。”我说道。

尽管帐篷里面的气温仍只是稍高于冰点温度,我们还是解开兜帽,脱下了手套。可是当太阳躲到了西面山峰的后面,帐篷内与室外间的温差变得愈加严峻。落日黯淡,阳光苍白而干冷。太阳在远离日环底部的位置折射光线,使得纤细的轨道环面比正午时分更为明亮。袅袅的云彩滑过天空,溜得飞快,我向其他人提到降雪的可能性。我们在山上的五天考验结束前,我们会目睹到更多的落雪,这是肯定的。也许就在今晚。

埃利奥特·欧图尔已经生起了篝火,我们嗅到了木头燃烧的气味。他搭好帐篷,又生起了火。烤肉的香味随风飘来。

“狗杂种!”康特咒骂道,“欧图尔有肉排!”

我们不需要。

我想要!

我说道:“这是次生存考验,而不是享受之旅。”

玻拉瞪眼瞧着我,我觉察到他的怒气。他并非孤身一人。我降服于这个部分人得出的共识,还作了道歉,尽管我不清楚自己这么做的原因。梅达告诉我,我讨厌冲突。我自以为每个人都是这样。我们是个六人集聚体,我自己只是一个个体。我会接受大家得出的共识,就像我们所有人那样。这就是我们达成最佳决定的方式。

我们吃毕晚饭,夜幕降临,我们完成了在室外做的杂务事情:生一堆篝火(前提是我们可以生起火来),挖一个茅厕。曼纽尔和我为了生火而忙活,移动石头,撕开火绒,把木头堆成尖塔状。我意识到今晚风刮得实在太厉害,生火不容易。高地的平坦使得它成为了搭帐篷的绝佳位置,但山风会顺着沟谷呼啸而下。帐篷的绳索被风吹得嗡嗡作响。

我们在风中嗅到了恐惧的味道,是孩童发出的信息素,我以为我们中的某一位陷入险境,可是接着我们就嗅出那来自于别的集聚体:我们的某组同学处于危难之中。之后,随着寒风的暂时平歇,我们听到某个人在积雪堆间奔跑的沉重呼吸声。和危机时刻一样,集聚体聚集在我身边。我们触碰彼此,评估状况,但我们仅能依靠闻到的气味和听到的呼吸声来得出共识。

我往前奔进,去帮助那个遇难者。我嗅到了空气中的警告讯息,可我毫不理睬。现在是该帮忙的时候。有些时候,我们花费了太多的时间来谨慎小心地达成共识。我永远没法赞同那样的想法。

这是夏甲·朱利安的一个个体,只有一个。我不知道她的姓名,可她正在冰天雪地里奔跑,兜帽摘下,脑袋暴露在外。她没有看到我,但我展开双臂抱住了她,将她拦住。她在惊惧状况下,很可能会甩掉我们,径直奔进漆黑的夜色,兴许还会掉下悬崖。

  评论这张
 
阅读(25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