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为了音乐,请留下来》  

2012-01-19 21:28: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晚,

集中营里,

一群纳粹士兵端着带刺刀的步枪,晃动着手电筒,叫着一个又一个囚徒的编号。

最后一名“有幸入选”的囚徒是一位著名的小提琴家。

他叹了口气,无奈地望了望天,准备起身。

可是,旁边铺位上的一个囚徒却抢先一步替他站了出来。

他悄声对小提琴家说:

 

                       为了音乐,请留下来

 

                           格雷·施密特  作

                            

 

在波兰的一座集中营里,曾经有个名叫萨利克的年轻的小提琴手。他已经在这座集中营里待了两年时间,而且在所有的那段时间里他从未停止练习他的音乐。尽管他没有一把小提琴,没有琴弓,可是他依然练习。在痛苦而乏闷的漫长日子里,小提琴手将双腿从板床边垂下来,抬起下巴,摆出正确的姿势,然后伸出双手,弹奏起舒曼、勃拉姆斯和莫扎特的乐曲。

接着他在虚空中听到了乐音。即使在他周围的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听到,他却能。

然后,在一个夜晚,在他的营房里半数人被拉走了。他们从睡梦中惊醒,被强行带走,来不及带上任何的随身物品。

那个晚上,萨利克对着暗夜静静地弹奏着,试图用音乐填补黑暗。

到了早晨,一群新囚徒被被赶进了营房,士兵用枪托强逼着他们四个、五个或六个一排地坐在即将成为他们床铺的木板上。而让萨利克难以置信的是,坐在他对面的上铺的,是一个他在布拉格听闻过的小提琴大师。事情不可能是这样,但他的的确确就是大师。大师。

在呼喊声、嘈叫声和哭泣声中,萨利克无法跟他说上话儿。或许,大师无论怎样都不会答话的。他看上去就像是身在地狱边上了。

萨利克朝着对面凝视着小提琴家。他是那么多次地听过这个男人演奏的音乐啊!如此多次地,他的灵魂随着他的琴弦发出的时而闪烁、时而跳动、时而如雷击、时而似电鸣的每个音调而心摄魂离!萨利克知道,在自己拥有良好状态时,在自己表现最佳的时刻下,他也永远无法弹奏出大师所演奏出的音乐。但是知道了这一事实,他也没有失望,只是不时惊叹于这份神赐的天赋。上帝触及了这个男人,给予他制造音乐的能力——哦,不是制造——是赋予音乐以活力,就像上帝充满生命力的呼吸那般。萨利克在想到这个念头时摇晃起了脑袋。

第二天夜里,萨利克坐在他的板床的边沿上,朝着对面叫道。“大师!”他不得不压低声音,那么外面的囚犯头头就无会听见他说话。但大师没有一丝动静。“大师,”萨利克又叫了一声。“大师!”

一片寂静。

萨利克不敢再冒险,不再做更多的呼喊。

下一天的晚上,他又尝试了一次,但大师的头比第一个晚上垂得愈加低了。“大师!”萨利克叫道。大师没有回答。

第三个晚上,萨利克没有再叫唤。他将双腿从床边垂下来,抬起下巴,摆出正确的姿势,然后伸出双手。接着他开始了弹奏。他用想象中的琴弓拉奏出舒曼的一段悠长而低颤的柔板,接着又迅速换成勃拉姆斯的一首轻快的回旋曲。他的双眼随着音乐的美妙而合拢。当他以一曲莫扎特的短促的快板音乐结束演奏、再次睁开眼睛时,大师正在凝望着他。

他听见了。他听见了音乐。

次日晚上,大师和萨利克面朝着对方坐着。他们将腿从床边垂下来,抬起下巴,摆出合适的姿势,然后伸出双手,弹奏起一首科莱利的二重奏。大师用脚在空气中轻敲着,寻找着节奏,萨利克则负责演奏第二切分节奏。两人奏出的音乐如同两条玫瑰花藤,交错纠缠在一起,直到在一个音符处盛放出一朵完美的花朵——他们一直弹奏着这个音符,比科莱利所期望的还要长一些,但是萨利克和大师都不想让二重奏结束。

然后在两人周围的囚徒也听见了。他们也听见了音乐。

在那个夜晚之后,之后的许许多多个夜晚里,大师和萨利克都演奏着科莱利的二重奏,他们的琴弓在虚空中如波浪般舞动,仅仅是空无一切的空气。但是,从空气中却传来了音乐的声音!在营房里的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带着无比的惊讶。在这个奇迹的面前,他们都闭上了眼睛。在音乐带来的欢乐之下,他们的心脏忘记了跳动。

并且萨利克总是听见大师奏出的乐音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柔和,真是一个被上帝抚触过的音乐家才奏得出的音乐啊。

在一个夜晚,看守冲入营房,屋内一下子充满了手电筒和带刺刀的步枪。它们发出的光亮照射在囚徒的身上,那眩光就像是地狱之光。一个接着一个,看守叫唤着囚徒的编号,囚徒看着自己被刺上文身的手臂,查看着自己是不是被叫到的那个。当队伍中恐惧的囚徒的数目不断增多,营房里充满了静默的哭泣声。

当最后一个编号被叫道,萨利克对视着大师,看到被叫道的就是他。就是他。

大师叹了口气,无奈地望了望天,然后开始从他的床铺上爬下来。但是萨利克抢先一步。他首先滑下床来,接着站在大师的下面,看着那双演奏出那么多美妙音乐的手。

“留下来,”他低声说。“为了音乐,请留下来。为了它带来的快乐,请留下来。”

大师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但是他摇了下脑袋。

“拿住他,”萨利克说道。接着尽管大师不断挣扎,几双手紧紧抓住他,将他按在他的床铺上。萨利克走出营房,迈进寒冷的黑夜,他的灵魂升往了天堂——也许升向更高处的某个地方。

*   *   *   *

到了有一天,集中营将得到解放。大师会幸存下来。

之后他会活上好多年,会上演更多的音乐会。他的音乐会洋溢着欢乐。他的音乐会述说着希望、爱、春天和夏日,述说着儿童、家和和平——述说着在这个古老而倦怠的世界里所有令人愉快、欢欣的事情。

而且在他所有的音乐会上,他会以弹奏科莱利的二重奏中的一条节奏终结音乐会,一段单一而孤独的演奏,然而却会让为了其中的欢乐之声激动不已。而且他总是会流泪,说道“我的孩子啊”。他总是会落下泪来。

他的听众会认为这是欢喜之泪。欢喜之泪。

  评论这张
 
阅读(40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