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推理短篇小说《泻湖》  

2012-01-01 01:0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芙·费雪(Eve Fisher)文

 

       要弄清T.J.——西奥多·詹姆斯·奥尔森——是怎样的一位人物,有两个法子。我曾经看见他和妻子厄玛在午饭时间踱步走进米利特俱乐部。实际上,因为他俩口子臃肿得就像圣诞夜端上桌的肥火鸡,所以我应该说他俩是身子摇晃着步入俱乐部。在他俩经过服务台时,俱乐部里的电话铃声响起,这时T.J.大声咆哮道:“他娘的又是你的电话。为什么我没有随身带把手枪,好一枪崩掉你?”要搞清T.J是何许人的另一个方法,就是请想像一个没有丝毫人性的矮胖墩。

T.J.从来就没讨人喜欢过。可是在拉斯金这样的小镇里,讨人喜欢并非居民必备的素质之一。因为我们几乎全是挪威裔的路德宗信徒,我们从孩提时就被教育要对所有人彬彬有礼,永远不要让他人知道你觉得他面目可憎。这种做法的好处是多数人都极有礼貌,待人友好。至于不好的方面,除了你永远无法知道左邻右舍对你的真正看法,那些惹人厌的家伙永远也不会受到惩罚。你只能默默忍受那些家伙,就像是久久难消的酒醉副作用。一个肆无忌惮的家伙在所有事上都能逃脱惩罚。

T.J.并非肆无忌惮。他也有所顾虑,他在生意方面十分精明,他有头脑,有威严,还有一股蛮劲,将自己经手的所有事都管理得面面俱到。他的身影出现在小镇的每个委员会里,并且毫不犹豫地承担起管理职责。新人们很快就会发现,他们所要面对的这个男人会矮下方方正正的脑袋,松下下巴,然后就解释起他们要做的事(不是很多),要说的话(数目更少)以及要投的票(需按他的指示)。总之,T.J.将一切事情都处理得井井有条。

但是,在T.J.竞选镇长的时候,他最终受到了因果报应。他想当然地以为,既然自己总得处理镇里的大小事情,他尽可以履行镇长一职。他的竞选口号是“对工作最好,对拉斯金最好。”他到处贴上竞选海报,在每个星期一打出广告,向所有居民清楚地表达自己的心意:他想得到你的一票。他的如意算盘没有成功。相反,我们选举了萨姆·约翰逊做镇长。约翰逊性格温顺,也正因为如此,大家都很喜欢他。

假如要说T.J.在选举结果揭晓后火冒三丈,就好比在说一头爱发脾气的大母猪不懂得欣赏你爱抚她幼崽的好意。有大约一周的时间,他没和工作圈之外的人说话,他手底下的雇员——他经营着当地的木材厂——不得不扪心自问,上帝为何要挑选出他们来承受责罚?T.J.的讨厌程度达到极致,惹得厄玛出门去探望她在德州的妹妹——大家的一致看法是“这对她有好处”——妻子的出走反而愈加激励T.J.,令他立刻又回归到过去的老样子,极讨人厌,但却属正常。有些人猜想,他已经接受了教训。

不久之后,T.J.宣布了一项决定,他要在自己购置的霍华德湖边的土地上养猪,那块地皮还是他与厄玛当初结婚时买的。他们说,等T.J.变成富人时,他们要在那块地上造栋大房子。可是因为T.J.脑袋中所想的富人要比唐纳德·特朗普(美国著名房地产商,译者注)更有钱,造房的打算从未成真。相反,他们在那块地上停了辆旧拖车,然后在每年夏天到那儿过上两礼拜。白天里,T.J.会钓鱼,厄玛在一旁读平装本的爱情小说;到了夜里,两人就在床上“作战”,两个礼拜的日子就这么过掉了。总而言之,将这块地皮闲置不用是浪费钱财的行为,尤其是在地税日渐上涨的如今。或者,这至少也是T.J.在公布养猪计划时所用的借口。除此之外,他还说一直以来他都想自己养猪。有人评论说,T.J.或许是猪族的近亲。

现在,假如T.J.只是想在那块地上养两头猪,没人会说闲话。但T.J.交上一张申请表,想要获得修建猪圈的许可证。那就意味着,他至少将养上一千头猪猡,更别提猪猡叫唤的噪声与猪屎猪尿的恶臭。霍华德湖就在拉斯金镇外一二英里的地方,在距离T.J.的那块地两百码处就建有民居。相当明显,T.J.已经琢磨明白,应该如何来惩罚拉斯金镇居民未选举他为镇长的错误。可是,T.J.从未想明白,自己生活在一个民主国度。居民开始联署请愿,抗议T.J.的养猪计划,人人都在请愿书上签字画押。T.J.将此事闹到了县里的调查委员会,居民们继续到县里抗议,最终的结果是T.J.的申请遭到了否决。

假如你认为这样就能让T.J.止步,那么你就根本不了解他。他将县里的调查委员会告上了法庭,声称他们无权只因邻居的反对就加以否决。他有权养猪,这个国家也没有哪条法律法规禁止养猪。很快就召开了听证会,结果依然是令T.J.大失所望。于是,他开始起诉县政府,还开始做起广告,号召所有自由的爱好者加入到他对抗专制政府的斗争。我们都认为这是说自己只想养猪的T.J.的毫无根据的胡话。

我们也认为T.J.做得太过分。你可以妨害小镇居民的安宁生活,但你不能起诉政府。不仅是因为政府一直是对的,或者之类的原因,而是因为你不想惹上麻烦。这是一条不成文的法律。所以,我们都万分惊恐地观望着T.J.先是输掉了控诉县政府的官司,接着申诉至地区法庭,又输掉了官司,最后将官司打到了中央法院。

此时,我们都开始纳闷,T.J.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为啥他要矢志不移地养猪呢?”一天晚上,约翰·戴维森在诺思曼酒吧里问出这个问题,没有一个人回答得了。毕竟,法律诉讼耗费钱财,而T.J.依旧在用天线收看两个图像模糊的电视频道,而没钱支付有线电视的基本费。那么,是谁在为那些广告付费?有些人认为,是某个民兵-自由民组织在他背后撑腰,然而没人知道他们为何对猪圈感兴趣。其他人认为,是国内的哪个大型养猪商在寻找门路进军本县。不管是哪一派,他们都大为吃惊。我们已经容忍了T.J.一辈子,可是大家都真心实意地反对他的猪圈计划,原因不尽相同,但主要是因为化粪塘。

T.J.很详尽地解释过,化粪塘系统具有结构上的稳定性,能将猪类排泄物分解转化成液态的肥料,对于附近的农业作物来说是理想的肥料。“化粪塘就是十万加仑的猪屎尿。”这就是大家的回应。有消息传来出,说T.J.已经掘出了化粪塘,开始建造猪圈。他如今只需等待种猪到位。T.J.的傲慢态度则是最后一根稻草。现在不仅没人支持他,甚至没人会搭理他。许多人开始跑到赫曼镇、甚至是苏瀑镇购买木材。他怎么也不肯放弃,即便他在中央法院打输了官司。他反而又到最高法院上诉。

四月里天气阴沉、雨蒙蒙的一天,最高法院聆听了T.J.上诉的案子。我们都满心担忧。假如T.J.凭借技术细节打胜官司该如何?假如降雨过多,溪涧再次溢出,像93年时候该怎么办?假如T.J.打胜官司,养起了猪猡,建好化粪塘,又降雨过多,水漫金山怎么办?压力一直趋紧,直到约翰·戴维森和他的兄弟们(他们手头有炸药,有空闲,也有罪犯的头脑)决定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出去炸掉T.J.的化粪塘和猪圈,正如约翰事后解释的,“至少能拉下那龟孙子的后腿。”

爆炸的响声在整个拉斯金镇里都能听见。T.J.的那块地上,猪圈被炸成一堆木棍、泥巴和棕色的尘雾,约翰事后称响声令人十分满意。接着,大小的碎片、木屑、泥巴、铁钉和棕褐色的泥水从天而降,落在方圆十里,约翰·戴维森和兄弟们差点死于铁钉之下。许多渣滓落到了化粪塘中,就像打在橡胶球上,沉下又弹起,只不过最终还得沉入水底。

当周遭安定下来,那几个小伙跑出来看了一眼废墟,结果被惊吓得差点心脏病发。化粪塘的棕褐色泥水中,漂浮着一具尸体。一具女人的尸体。人生里的头一次,戴维森家的小伙们主动打电话叫来了警察,而这一次,警察也没有逮捕他们。他们在皮埃尔镇逮捕了T.J.,给他戴上手铐,带回了拉斯金镇。

我们永远无法得知T.J.谋杀厄玛的原因。他辩解说自己一时精神失常,然后就闭紧了嘴巴,拒绝发表任何意见。他现在依然嘴巴紧闭,坐在监狱死囚区里。

但是随着某天晚上约翰·戴维森在诺思曼酒吧点破了内幕,我们现在至少了解了T.J.的动机。他不是为了养猪,而是为了修建化粪塘。那个地方臭气冲天,是藏匿他妻子尸体的最佳地点。我们想得越多,就越加感到不寒而栗。大家开始动弹双脚,抚摩下巴,偷偷地环顾四周。“这下子,不会再有别的人试图干出这种蠢事。”约翰仓促地说道,所有人都点头表示赞同。

然而,第二天,一份新的请愿书就传遍了拉斯金镇,内容是禁止在本县修建猪圈,所有人都在请愿书上签了字。这是一种文雅的方式,让诱惑远离那些应付不了棘手情况的凡人。他们也许不清楚自己的底细,可我们清楚。

  评论这张
 
阅读(14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