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弗雷德里克·布朗超短篇科幻小说一辑  

2012-01-01 00:2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弗雷德里克·布朗超短篇科幻小说一辑 - 无机客 - 乃鼎斋
 

科幻作家罗伯特·索耶曾经批评过现在的科幻读者太执迷于过去的科幻作品,而忘却了现今的佳作,但在上个世纪的40年代-60年代,实在是有太多的优秀科幻作家和他们的杰作,这些是时间难以抹煞的。Placet Is a Crazy Place(
波莱斯是个疯狂之地)就是里面让我难以忘怀的一篇杰作,里面的精妙点子到今天依然熠熠生辉,作家的灵感仿佛是上帝赋予的一般。这部短篇小说的作者是弗雷德里克·布朗,一位令人难忘的科幻小说和侦探小说大师。

 弗雷德里克1906年生,1972年去世,享年65岁。在他生前时,从未跻身于一流作家之列,为了稻粱谋,他只能像许多纸浆(Pulp)杂志作家那样拼命 地写作,这在客观上导致了弗雷德里克的作品质量良莠不齐。同时,他酗酒成性,也对创作造成一定影响。然而,在他去世后的数十年里,反而是有了越来越多的拥 趸。安·兰德、PKD都对弗雷德里克赞赏有加。他的创作,主要体现在短篇小说领域,尤其是超短篇创作,数量可观,不乏精品。他一生还写作了不少长篇的侦探 小说和科幻小说。他的作品,充满幽默感,对于叙述视角有着独到的理解,常采用多种文本穿插的方式。

对于科幻小说和侦探小说的创作,他曾经表示过,自己写作侦探小说是为了赚钱,而写科幻是为了娱乐。不过,从《黑色幕间剧》(Dark Interlude,1951)这样的作品看来,他的科幻短篇小说还是非常有思考性的。

——无机客
  椰酥(Jaycee)
  
  弗雷德里克·布朗 著
  
  无机客 译
  
  ”沃尔特,椰酥是啥玩意啊?”拉尔斯通夫人在早餐桌上,向丈夫拉尔斯通医生抛出了这个问题。
  
  “为什么这么问——我想,‘椰酥’大概是一种椰蓉做的酥饼吧。我不晓得现在市面上还买得到么,为什么问我这个?”
  
  “玛莎说,亨利昨天在念叨着‘椰酥’之类的话,说什么五千万椰酥之类的。当玛莎问他什么意思时,他还对她吐脏话。”玛莎就是格雷汉姆夫人,而亨利是她老公——格雷汉姆医生。他们就住在拉尔斯通家隔壁,两家人是极好的朋友。
  
  “五千万。”拉尔斯通医生沉思道,“这就是如今的单孕子的数量。”
  
  他早就该知道;他和格雷汉姆医生一起创造出了单孕子——也就是孤雌生殖出的婴孩。
  
  二十年前,也就是1980年,他们合作进行了人类孤雌繁殖的第一次实验,在并未借助男性精子的情况下,就让一位女性的卵子受孕。那次实验的产物,被命名为约翰,如今已是二十岁的年纪,和格雷汉姆医生夫妇住在隔壁。多年之前,他生母死于一次车祸后,约翰就被格雷汉姆夫妇收养了。
  
  其他的单孕子都不到约翰的一半年纪。一直等到约翰长到十岁,长成为一个健康正常的孩子,有关当局才撤销了禁令,允许养孕育小孩的妇女进行孤雌生殖,无论是单身女性,还是已婚妇女(丈夫丧失了生殖能力)都行。由于在70年代肆虐的那场流行病中,全世界几乎有三分之一的男性丧命,如今男人极为短缺,有超过五千万妇女施行了孤雌繁殖,生育了自己的孩子。冥冥之中,似乎上天在矫正男女比例失衡的问题,所有孤雌受孕生育出来的婴儿都是男娃。
  
  “玛莎认为,”拉尔斯通夫人说,“亨利在担心约翰,但她不知道原因。约翰是一个多好的孩子啊。”
  
  格雷汉姆医生也没顾上敲门,就突然冲进了屋。他的脸孔煞白,双眼睁得老大,死盯着拉尔斯通医生。“我是对的。”他说。
  
  “关于什么?”
  
  “约翰。我没告诉别人,但你知道昨晚我们派对上酒喝完时,他做了什么?”
  
  拉尔斯通医生蹙眉不展。“将水变成了酒?”
  
  “变成了琴酒。我们当时在喝马蒂尼。就在刚才,他去外面滑水,可他根本就没用滑水板,还十分肯定地告诉我,他不用滑水板也能滑水。”
  
  “哦,不。”拉尔斯通医生呻吟道。他将脑袋埋在双手之间。
  
  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次处女受孕。而如今将有五千万由处女受孕生育出的婴儿在每日长大。再过十多年,世界上将会有五千万——耶稣。
  
  “不,”拉尔斯通医生悲号道,“不!”


极刑

弗雷德里克·布朗 文

无机客 译

 

查利·达顿曾经是地球派出的一名宇航员,他刚踏上安塔芮丝恒星的第二颗行星的土地,就犯下了一项极其严重的罪行。他杀死了一名安塔芮丝星人。

在多数的星球上,谋杀都属于轻罪范畴;在一些星球上,谋杀是值得广为传颂的壮举。而在安塔芮丝II星球上,谋杀是一项死罪。

“我判处你死刑。”一脸严肃的安塔芮丝法官宣判道,“判你明日拂晓时在日焰中受刑。”这项宣判还不得上诉。

查利被领到了死刑犯的牢房。

牢房里结果共有十八间金碧辉煌的大房间,每间房内都放满了各种食物与美酒,松软的沙发,以及查利·达顿希望能有的每项摆设,每张沙发上还躺着一位绝世的美女。“上帝会嫉妒我的。”查利说道。

安塔芮丝人卫兵向他鞠躬行礼。他说:“这是我们星球上的传统。死刑犯的最后一夜将享受到这些安排。他的每项可行的需求都将得到满足。”

“真是太值了,”查利说,“我犯下事时,还刚到这个星球上,没看过行星指南手册。这儿的一个晚上有多久?这颗星球旋转一周需要多少个小时?”

“小时?”卫兵说,“那肯定是个地球上的词汇。我会给皇家天文学会打个电话,问问我们星球和地球自转周期的倍率。”

他打了电话,问了问题,听天文学家说了一通,然后告诉查利·达顿:“安塔芮丝的一个黑夜里,你们的地球会绕着太阳旋转93周。我们的一个夜晚,等于地球上的93年。”

查利悄悄地自言自语起来,不禁惊叹于自己的遭遇。生命周期足有2万地球年的安塔芮丝人卫兵满怀着同情和怜悯向查利一鞠躬,然后转身离去了。

查利·达顿开始吃吃喝喝起来,用这种方式来消磨93年的“长夜”,当然,他也并非吃了就喝,喝了就吃,因为躺在沙发上的姑娘都是倾国美人,而查利也已经在太空待了好久好久好久……


《彬彬有礼的金星人》

弗雷德里克·布朗 文 
无机客  译
   
  兰斯·亨德瑞克斯是第三次金星远征队的随队外星人心理学专家,他此刻正精疲力竭地在金星滚烫的沙地上跋涉,想找到一位金星人,并设法与之交上 朋友。这已经是他的第五次尝试了。前四次失败的教训让他知道,这是一项令人气馁的任务。前两次金星远征队里的外星人心理学专家也未获成功。 
  并不是说很难找到一位金星人,而是他们显然毫不在意地球人,甚至没有一丝与地球人交朋友的意愿。奇怪得不得了,金星人并非不友善,因为他们操着一口地球话,金星人的读心术的本事让他们能理解地球人用任何语言说出的话,然后用同样的语言回答——虽然态度一点都不亲切。 
  一个金星人拎着一把铁锹,走了过来。 
  “你好啊,金星人。”亨德瑞克斯热情地招呼说。 
  “再见,地球人。”金星人说完话,从亨德瑞克斯身边走了过去。 
  亨德瑞克斯又是恼火,又感觉自己像傻子一般,快步跟在金星人身后,因为金星人迈的步子特大,他必须小跑才能跟上。“嘿,”他说,“你们为什么不和我们说说话?” 
  “我在和你说话,”金星人说,“我们喜欢言简意赅。请您让开。” 
  金星人止住步子,开始为科威兽的卵蛋挖洞,毫无搭理地球人的意思。 
  亨德瑞克斯在受挫之下,怒目瞪着金星人。总是同一种模式,无论他们找哪个金星人搭话,结果都是这样。外星人心理学教科书里的每一种方法都以失败告终。 
  他脚下的沙子被晒得滚烫,空气尽管还可供呼吸,却有一股甲醛的味道,在侵害亨德瑞克斯的肺部。他放弃了和外星人的接触,大发脾气。 
  “操你自己的逼。”亨德瑞克斯大声骂道。对地球人来说,“操你自己的逼”自然属于生理不可能做到的事。 
  然而,金星人是雌雄同体的。金星人又欢喜又惊叹地转过身;因为地球人头一次冲他说了一句在金星上被视为第二大粗鲁的问候语。 
  他用一个开怀的笑容回应了地球人,丢掉手中的铁锹,坐下来侃侃而谈。从此刻开始,在地球人与金星人之间的友谊与理解终于开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