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悬疑短篇小说《隐遁之术》  

2011-12-31 23:3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悬疑短篇小说《隐遁之术》 - 无机客 - 乃鼎斋肖恩·迈克尔·拜利的长篇小说《1787》

 

隐遁之术

(美)肖恩·迈克尔·拜利

无机客

 

伙计,隐遁可不容易。需要多年的练习,多年的尝试、失败,以及被抓获后伴随而来的痛苦。

为了躲开妈妈,我花费了六年光阴,听着她用甜美的嗓音叫我的名字,知道她在整座房子里到处找我,沸水不时从壶里晃荡出来,落在地板上。妈妈会拎着滚烫的水壶,或者那些她会插到我身体里面的玩意。在那两千个日子里,我学到了许多经验。最初,我只是躲藏起来。哈,怎么也无法躲开妈妈。不能逃跑,不能躲藏。

唯一管用的法子就是隐遁。

老爸做到了。他出门去买辣味披萨,把披萨留在了前门廊上,自己则消失了踪影。妈妈从未找到他。但那并不是隐遁。那是欺骗。他只是逃跑了。老爸有一辆汽车。

没人教过我。我自己学会了如何隐遁。我会偷偷溜进壁橱,或者滑进床底下,试着躲藏起来,假装我不在那儿,并且始终偷偷地祷告妈妈会放下水壶,丢下壁炉铲,转而拥抱我。

那并不管用。我依旧是我,东躲西藏,对妈妈怕得要死。那并不是隐遁。妈妈能洞察我的想法,次次都能找到我。再烫我,打我,伤害我。

我发现自己不能等到妈妈开始烧水和唱赞歌时才行动。我必须一直钻研隐遁之术,时刻谋划,聚精会神,观察一切。我不得不学习如何不再是我,如何变成一个没有思想的死物。变成一座沙发,地下室里的换洗衣物,雪松木壁橱里的尘埃。尘埃不想被任何人找到,换洗衣物不想被人拥抱,这依然不算隐遁,可当我那么做之后,妈妈要花费更久时间才能找到我,所以这就像一个渐渐发展的过程,你懂吗?接着我琢磨该如何谋划,使得从表象看来,我不可能在房子里面。敞开房门,某扇窗户。让妈妈以为我不可能在我所在的地方。我必须在正确的时间找到正确的地点。让妈妈越来越难找到我,但那也让妈妈更加疯狂。那依旧不算是隐遁。

直到我不再装成尘埃,而直接变成了妈妈。

妈妈打开水槽柜,垂下头就能看见缩成一团的我,但却又看不见我。我不在那儿。我成了她,她看不见我,只看见一罐阿贾克斯牌洗衣液,一个水桶和一些散发霉味的旧货。不见男孩的踪影。

那招管用。

隐遁。

之后,我为自己达成了目标而无比欣喜。假如我好好做好自己的工作,周详地谋划,让整座房子里感觉不到我的存在,找到正确的隐匿地点,扮成妈妈,哼唱圣歌,烧滚开水,寻找那个罪孽深重的脏小孩,她就永远也找不到我。后来,当妈妈离去后,我不得不学会如何在别的地方对于别人做到隐遁。那很困难,但那是我的新工作,而且,就像医生说的那样,我受到了激励。

现在,我能隐遁大约三个月。

首先,我告诉医生这回事,可他们的眼睛里都露出惊恐。他们在纸上做记录,但并不真的信我。他们认为我和妈妈一样神智失常。于是,我展示给他们看。我每天都观察着,谋划着,从监狱院子望着重重叠叠的铁丝网后面的住宅。外面的人们回到家,又离家。男人,女人,小孩。汽车,卡车。狗,猫。我谋划出计划,一直等到天冷时。夏令时间的星期一早晨。我们会穿上很多衣服,一层又一层,长袖子的衣服。我把自己全身包裹起来,穿上运动衫,穿上橘红色的连身囚服,像个木乃伊一样,那样身体就不会流血,不会留下让警犬可以跟踪的气味。警卫破天荒地都待在了室内,因为天气很冷,外面黑漆漆的,云层遮住了月亮。我跑向铁丝网围栏,又跑了回来,直到我放在灭火器后面的烟气装置爆炸。等到警卫们回过神查看院子时,我已经逃走了,翻过铁丝网围栏,上面的刺钩抓破了我的几层衣服,然后是翻过第二层围栏,就像在奥运会上一样,翻过围栏,逃脱了出去。

他们在大马路旁找到了我的衣物。旁边就竖立着一块大标牌,上面警告驾驶员不要让搭车客上车,因为这儿是一所监狱。看来我是脱了个精光,钻进一辆汽车,就此远去了。他们从未想到我会往相反的方向逃跑,跳进别人家后院水池里的冰水里游泳,游完把水甩干。总之,看起来就像是一场越狱。

可我是隐遁无形的。

副狱长和警察冲进我隐遁于其中的那座房子,但我已经在恰好的时间选中恰当的人物,隐遁在恰当的地点,那人看不见我。

我现在是哈罗德。他说他名叫哈罗德。他放警察进屋,警察搜遍了整座房子。有个警察甚至察看了我隐遁的地方,但没能看见我。就像我告诉过你的,我是隐遁无形的。我不在那儿。我没有蜷曲身体躲在起居室的沙发下面。我是哈罗德,就坐在沙发上。

哈罗德听那些手拿霰弹枪和M16突击步枪的警察告诉他犯人越狱的事情。在之前三十分钟里,他有没有听到或见到任何异常情况?我俩告诉警察,什么情况都没有,只有监狱响起的警报声,所有灯光亮起,直升机盘旋,警犬吠叫。我俩走到外面的后院看热闹。我俩问警察,谁越狱了?

他们告诉我,越狱的是一个坏家伙,一个来自东南地区的真正狗杂种。那人是个连环杀手,疯狂得像只下粪坑里的老鼠。很残忍的案子,罪犯把他母亲给煮了,在全国范围谋杀了大概十五个人。名副其实的逃脱专家。亡命之徒。请把他当作是拥有武器的危险分子。警察问我俩最近在这一带见过什么陌生人,家里面还有什么人住,有什么武器。

我俩告诉警察,近来我俩没见到任何可疑人士,我俩一个人住,还告诉他们,楼上卧室的橱柜里放着一把完全合法、有执照的霰弹枪。接着,我俩进行了一番种族歧视色彩浓厚的攀谈:那些少数族裔都是垃圾,甚至算不上人类,那些下贱的人种应该被判死刑,如此云云。

警察感到不舒服了。他们打断了我俩的对话,告诉我俩,这个逃犯不是黑人或拉丁裔人。他是个白人。

我俩说了声“噢”。

警察向我俩描述了逃犯的容貌,说了他的姓名,给我俩看了张照片。我俩没有认出我。我俩说,我俩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但如果我俩见到了,我俩会赶走他的。他最好不要到这儿来。

副狱长说,那是个坏主意。他吩咐我俩小心锁紧房门。假如我俩看见任何动静,马上拨打911电话。我俩给他们递上咖啡和酒,用来抵御寒冷,可警察说他们还得继续搜寻,尽管那个逃犯大概跳进了一辆马路上等候他的汽车里,早就跑远了。警方发出了大范围的警示,设立了众多路障。

这么多警察在这座房子里,我俩感觉安全极了。当警察离去后,我们也很高兴看到他们依旧开着警车在社区周围巡逻。过了午夜,他们离开了,去别的地方搜寻那个逃犯。我俩关掉电视新闻节目,壁炉架上的时钟轻轻走动着。我俩再次检查了所有的房门,确保每扇门都紧锁着,然后走进了楼上的浴室。

这时,我停止了隐遁,静静地从哈罗德沙发底下爬了出来,安静地走上楼梯。我知道哈罗德很快就会去打开卧室橱柜,取出那杆霰弹枪,睡觉时放在床边。当他打开橱柜门时,我会躲在里面。那时,我不会再隐遁了。我会让他看见我。

然后,我俩就会成为一个人。

  评论这张
 
阅读(15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