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性,乃猛虎焉?  

2010-01-20 10:33: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荷兰人高罗佩的《中国古代房内考》,只从公元前1500年写到公元后1644年。后一个年份,是满洲人攻下北京城的年份。作者如此的安排,大概是认为大清朝的几百年里中国人的性生活真是乏善可陈。说来也是,清朝乃中国特色的中央集权制度发展之巅峰,思想钳制、文字狱、书籍禁毁,不晓得杀掉了多少读书人。再想想“不杀读书人”的宋朝,不禁感叹。

 

清代对于春宫画、色情小说、乃至《水浒》这样对统治者构成潜在威胁的文学小说(煽动人民造反),都采取了禁绝的政策。而这种政策,追溯源头可以查到秦始皇焚书(坑儒一事,并不可信),明永乐年间的株连狱,清朝时的文字狱,乃至几十年前的破四旧,皆是一脉相传。

 

这些简单而极端粗暴的运动,所针对的对象,其实都是无足轻重的,从后世来看,这些运动并没有助力于统治。发起这些运动,并不什么必然性,只是说明了统治者有能力发起这种简单而极端粗暴的运动。

 

而这,大概就是中国数千年来政治生活的一大特征。极度缺乏制约的统治者,缺乏实际办事能力的官僚,再加上一套务虚的儒家学术系统,使得管理阶层习惯于一种一刀切、定性的思维模式。

 

对这种思维模式,最好的反映就是几十年前还流行于中国土地上的各种政治口号。

 

对于性,统治者喊出“打击色情”,而不去定义什么是“色情”,哪些内容对于哪些人算是“色情“,而是采取了最简单、最粗暴的方式——见色情就打,只要被打是无主之狗。

 

“打狗也要看主人”,这句谚语相当明智。

 

我曾经看到一则关于管理的小故事。以前,英国常常将罪犯流放到澳大利亚这块荒蛮之地,政府最初的做法是让私人船主顺路将犯人送到澳大利亚,按照运送犯人的数量给船主钱。而私人船主为了利益最大化,必然不会好好对待那些罪犯,结果许多流放的犯人还没到澳大利亚,就已经过世了。这种现象引发了英国政府内的讨论。有人提议政府改变发钱的方法,改为按照安全运送到澳大利亚的罪犯数目给船主酬金,假如中途有人去世,还要扣钱。按照这种新方法实施后,问题很快就解决了。

 

清朝人没有用甄别的眼光看待“色情”,也许是因为他们对“性”认识不够,受到封建礼教影响太深,也没有接触到先进的政府管理方式。

 

遗憾的是,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情况依旧没有什么改观。官僚们依旧和数百年前宫廷中的大臣一样,滔滔不绝地阐述道德;而报章的政评家们,要么是为朝廷说话,要么便是意气风发,一班杂文景象。出于故意或被迫,对于各种事情的讨论,只能停留在某事的对错上,极少会谈到对具体制度的修改。

 

对于“性”和“色情”,近期我们的身边也在掀起一场风风火火的运动。摧枯拉朽,让我们犹如梦回清朝。在官僚阶级学会如何“做事”之前,恐怕我们只会重复历史上各朝各代的往事。



性,乃猛虎焉? - 无机客 - 乃鼎斋

人民网的这篇报道里,这幅图的说明文字是“随之弹出色情网页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1112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