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自然》杂志里的科幻小说  

2009-10-15 13:27: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国大名鼎鼎的科学杂志《自然》上的“未来”微型科幻小说专栏,开始于1999114日,刊载的第一篇作品,是阿瑟·克拉克的《改善邻里关系》(Improving the Neighborhood)。1999年是《自然》杂志创刊130周年,杂志的编辑们也没预想到这些微型科幻小说是多么受到读者欢迎,以及《自然》杂志在科幻圈中人心目中的地位。原本只打算维持六个月的专栏,一直刊载了一年多、直到200012月才结束。许多著名的科幻小说家发来稿件,戴维·哈特威尔在《年度最佳科幻第6辑》里收入了好几篇“未来”专栏的作品。

到了2005年初,因为《自然》杂志的版面有了空缺,于是“未来”专栏又重新上阵,一直到2006年底才结束。这一次,在专栏上出现的作者已经不仅仅是科幻小说家,而是欢迎任何人都来创作投稿。当时,最年轻的作者Ashley Pellegrino年仅11岁。欧洲科幻协会在2005年将最佳科幻出版者的奖项颁发给了《自然》杂志。

2007年,“未来”专栏开始出现在《自然》杂志的姐妹刊物《自然物理》上,一直维持到现在。

 《自然》杂志里的科幻小说 - 无机客 - 乃鼎斋

200711月,Tor出版社出版了《来自<自然>的未来》(Futures from Nature)一书,可谓是对“未来”专栏的头两个阶段的一次总结。

 

国内陆陆续续翻译过一些“未来”专栏的小说。比如之前提过的11岁女孩的作品:http://www.sciencenet.cn/blog/Print.aspx?id=1999


在我翻译过的几篇里面,最满意的还是彼特·瓦茨的《昔日重现》

 

————————

昔日重现


彼特·瓦茨 文
无机客 译

你对你叔叔坟墓干出的那档子事,不可饶恕。
你母亲和往常一样,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她说,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当你那回用我送给你的羊角号交换来一副eMotiv牌的游戏头盔,我能接受这个解释;就算你那次和那些个剃着光头、满嘴口臭的年轻恶棍交朋结友,我或许也能勉强接受上述说法。我永远不可能原谅你的游戏器里出现的纳粹十字,可你是我闺女的儿子,不是我的儿子。也许这仅仅是青少年的叛逆行径。毕竟,你怎么能弄清真相呢?如今是2017年了,小孩子们怎么能弄清楚历史呢?犹太人遭受的大屠杀太过残暴,任何历史书和模糊的陈年老照片都无法将之传达。你没有亲身经历过;你永远理解不了。
我们自我开解,说你内心还是个好孩子,大屠杀对你来说只是一段遥远的历史,既抽象又虚幻。我们俩都是医生,熟悉自我憎恶的犹太人中间常见的忧愁性格,于是我们说服自己,要将你当作一类受害者来对待。接着,警方将你从公墓里带回来,你用那对呆滞、漠然的眼神望着我俩,这时我不再去找任何借口。那不只是你叔叔的坟墓。你是在侮辱六百万被屠杀的犹太人,而你还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
你母亲哭啼了好几个小时。她难道没向你展示过旧相册、网上的档案、那张有好多分枝在上世纪中叶嘎然而止的家谱么?我们俩难道没有竭尽全力地告诉你那些往事么?我想要安慰她。我说,要向一个整天玩《僵尸猎人》游戏、对于谋杀仅仅知道自己在游戏中积聚的分数的人解释“永远不会再发生的事情”,简直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就是在那时,我知道了自己该做什么。
我耐心地等待。一个礼拜,两个礼拜,一直等到让你以为我像以前那样,原谅和宽恕了你。但是,我了解你的弱点。对你而言,所有东西都很快过时。你的那些令人惊叹的玩具——譬如能阅读情绪、直接从人类潜意识接受命令的电极——如今让你厌倦了。你已经见过“改良现实?”的广告:直接植入大脑的感受端!抛开那些目镜、耳机和触觉手套吧,抛开按键吧!感觉奇幻世界的微风吹至肌肤上,闻到战争的硝烟味道,尝到你的玩具怪兽的血腥味,还能轻而易举地尝试被杀掉的滋味!让你全身心地投入到大屠杀之中!
你厌烦了摆弄漫画,而新型号要很久才会出炉。你听完我的建议后雀跃而起:你知道,你母亲正在研究类似的设备。当然,那种设备是用在医疗上的,但工作原理相同。她甚至可能还有一些感官取样器需要装载,以供测试之用。
也许,如果你保证不对外透露,我们能偷偷让你……
我确实已经退休,但我从来没放弃过自己的特权。几乎是从二十年前我金盆洗手起,我依然会在你母亲的实验室里花点时间,时而帮帮忙。我仍旧惊叹于她的激情,她想知道大脑是如何运行,大脑又怎么会不停地出错。她从我的身上继承了这种激情。而我的激情来自于特雷布林卡集中营,那时我只有你的一半岁数。成长期的我,也受到了修理人类碎裂的灵魂的目标的驱策——然而,那时候的精神病学家的工具都很简陋。用解剖刀来切开肉体,用言语和药物来开启心灵。我们的技术的精度就像是一个醉鬼脚跺地板,想要靠皮靴的震动来移动吧台上的酒杯。
但是,你母亲研制的这些设备令人耳目一新!横贯头颅的超导体、深源微波发射体、斯兹平德尔谐振器!以精确的记忆轨径为靶子,能达到覆盖重写或者完全抹去的效果!这些设备的名字听上去就像咒语一般!
我无法像你母亲那样自如地使用这些设备。我只知道基础知识。我无法植入视觉或者听觉信息,无法创造出真正的记忆。总之,我不会摆弄描述性的记忆。
可是,过程性的记忆呢?那个我就会操作。右额叶,海马体,基本的恐惧与焦虑的响应。恐怖的感受很容易就能唤醒。你根本无需知道细节。你无需知道我的小妹妹脸孔朝下,像一堆树枝般躺在泥淖中。你无需知道那日我浑身冻僵地站在室外、害怕某个真正的恶魔发来通知让我过去时的天空颜色。你也无需接受真正的惩戒。
道德会代劳。
手术完毕后,你坐起身,神情困惑,接着露出失望的表情,然后是怨恨。“那不算什么!它甚至都行不通!”那时,我无需机器就能窥见你脑袋里在想什么。这个年老体衰的老混蛋,根本不像他自认为的那么博闻广见。随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我开始担心你是对的。
然而,从卫生间门背后传来了你呕吐的声音。你整天整夜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游戏器也被抛在客厅的地板上。接着,你母亲来找我,眼神里充满了忧虑:她说,从没见你这个样子过。你被阴影吓得直跳,不敢在夜里睡觉。今天早上,她发现你在往背包里塞衣服——他们就要来了,他们就要来了,我们得逃命——当她问你“他们”是谁,你不肯告诉她。
所以,我们来到了这里。你蜷缩在角落里,黑色的眼睛空洞洞,露出乞求的目光,不停地转动,在每一处的阴影中都见到恐怖。你的拳头在流血,手指甲深深地掐进手掌。我回忆起自己和你差不多年纪的时候。我那时常常自残,以感觉自己还活着。现在的有时候,我仍然会这么做。恐惧永远没有真正停止。
你母亲说,总有一天,她的设备会驱走我的心魔。她到底有没有明白,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一个错误?历史一旦遗忘,不就再也难以重现了么?史上表现最糟糕的那位总统不也承认过,那段记忆属于每个人类?
我对你未言片语。现在,我们了解彼此,这种理解比言语要深刻得多。
外孙,我已经让你变得明白事理。我已经向你展示了真实的世界。
现在,我希望帮助你与这个世界共存。

  评论这张
 
阅读(7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