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乃鼎齋——无机客的翻译书房

 
 
 

日志

 
 
 
 

第三个女郎  

2009-08-13 15:16: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个女郎 - 无机客 - 乃鼎斋
        看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说至今,《第三个女郎》是至今少数几本在结尾之前猜出部分真相的阿婆作品之一。小说里强调了好几次某幅画像,恐怕任是谁,都能瞧出一些端倪。 
   
  从神秘女郎来找波洛,没说几句话就又不辞而别,只告诉波洛她是一个杀人凶手;波洛与女侦探小说家奥立佛太太先是调查神秘女郎身份,家庭背景,亲属与合租的室友的情况,然后就触及了最核心的问题:她为什么说自己是个杀人凶手?尸体又在哪里呢? 
   
  在小说的大部分时间里,波洛和奥立佛太太恐怕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一点头绪都没有。反而读者从作者频频提出的关键词里窥透了一些真相。 
   
  这部小说在阿婆的作品里恐怕称不上是佳作: 
  1 大篇幅的对话,用不完的破折号,令人看得不耐烦; 
  2 作品里用到了太多的巧合,譬如奥立佛太太在咖啡馆里神奇地偶遇诺玛;又譬如搬家工人在搬家具时,几封重要的书函又奇迹般地落到了奥立佛太太的手中。 
   
  在人物方面,奥立佛太太抢走了不少风头。奥立佛太太应该说,就是阿加莎在自己作品中的一个化身,她的一些想法其实折射出阿加莎作为侦探小说家的一些想法。比如说,60年代的年轻人已经不爱看她的老式侦探小说了;出版商又是怎么看待她的作品的。 
   
  关于后者,小说里有这么一段话: 
   
  “给你吧!”奥立佛太太对着想象中的出版商说。给你吧,我希望你能喜欢!我却不太喜欢它。我觉得这部东西挺恶心的!我不相信你真能判断我写的东西好还是不好。不管怎么说,我提醒过你了。我告诉你这可是一部挺可怕的东西。你说,“噢!不会,不会,我根本不相信你说的话。” 
   
  也许,这就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后期创作时的真实想法。 
   
  ———— 
  译文的一些瑕疵: 
   
   P17 他们夫妇本不会掺和进来,除非拽上我一起到他们某个朋友家里喝一杯。They don't come into it except that they took me over to some friends of their for drinks 
  调整下语序,会更好一些:他们夫妇若不是拽上我一起到他们某个朋友家里喝一杯,本来是不会掺和进这趟子事的。 
   
  P18 我想,他还是个贵族。不知为什么,他在屋顶安装了一台大型望远镜。 
  “天文爱好者,天文学家”(astronomer)看成了“贵族”(aristocrat) 
   
  P34,35 council house 出现了两种译名,“公建住宅”和“国民住宅”,前者还加了注释。 
   
  P68 “我对于那个死去的瑞斯塔里克夫人还想了解更详细一些。她是个残疾人,那得经常去疗养院。是哪一类的疗养院?精神病院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波洛先生。” 
  戈比先生站起来。”那么我这就向你告辞了,先生,晚安。” 
   
  “残疾人”,原文是invalid,但从全书情节来看,已过世的瑞斯塔里克夫人并没有残疾,只是重病,需要别人照顾而已。 
  在“戈比先生站起来”之前,漏掉了两句对话: 
   
  “在诺玛父母双方的家族里,有没有精神病家族史?” 
  “波洛先生,我会将这点调查清楚的。” 
   
   
  P93 烤豆子 
  这里我似乎有点苛求了,但还是说一下。baked beans 望文生义,第一反应就是翻译成“烤豆子”,但实际上,这道食物是“炖”(stew)出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